意甲

流浪的英雄 第318节 还是大家在一起比较好玩嘛

2020-01-13 13:1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的英雄 第318节 还是大家在一起比较好玩嘛

变异人救赎行动外加月亮之异常调查行动开始了.

“总之就是这样.这次的冒险谁來报名呢.”我用希翼的眼神对着大家如此说道.

“报名...这是在搞什么啊.”汉特无奈的看着我.然后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最近几天......想要休息一下.抱歉咯.”

“好啦好啦~反正你伤成那样也是该好好休息啊.那么.有谁要跟我们來呢.”我依然兴致勃勃的看着大家.

............

结果还是只有我和拉邦还有米娅.

于是我气急败坏的大喊:“喂..就那么沒有上进心么你们..”

“哪啊.这又不是啥战斗.老板一个不就能搞定了么.所以俺们就不去了.”老范理直气壮地说着.然后抓起酒馆之王王冠逃跑般的推开了大门.不用说.这家伙又去喝酒了.

我沮丧的挠了挠头:“喂喂喂...虽然说不是需要人手的事情沒错.不过还是大家在一起比较好玩嘛.”

“我们的精神跟随着你.”阿加雷斯用那副老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往嘴里面塞了一颗莎柏林娜给他做的巧克力.

...你这家伙.总是吃巧克力小心真的会得糖尿病哟.

咵啦啦...

我身边突然爆发了一大股黑暗物体.而且那黑暗物体还有蔓延过來包裹住我的趋势.

“唔诶诶诶..啊.蔓藤.”我看着如同森林女王一样漂浮于无数藤蔓之上.并且带着可怕气势的蔓藤.留下了一滴汗:“难道说......”

“沒错...刚刚.我已经在旁边被无视了好久了呢...”蔓藤用怨的语调如此说道.

糟了个大糕啊.

“啊啊.蔓藤.怎么能缺少你呢.要说有那个人是这场任务必须不可的.就是你了哟蔓藤.”我慌忙的摆着手说道..话说这样的场面有多少次了啊.啊啊.一定要进行精神训练抵消蔓藤的无存在感气场.

“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还真是真的:“啊.因为蔓藤可以帮忙探测变异人们的身体状况啊.那样的话真的会帮我们个大忙呢.”

蔓藤的藤条们渐渐缩了回去.蔓藤也飘了下來还有些害羞的扭捏着..如果蔓藤能够脸红的话她此时一定早就已经红透了吧.

呼~我松了口气.终于摆平啦.而其他人看來是不去了.那群家伙啊...算了.哼哼.就如刚才所说.就我们几个也是可以摆平的.

我们即刻就启程去了地下城.穿过了半个城市和下水道我们终于到了异种之城的入口.那里.阿斯特姆早就等着我们了.

“啊~你们來了呀.欢迎欢迎~”阿斯特姆依旧是那样带着灿烂的笑容.虽然他看上去也二十多岁了.不过这笑容居然让他显得有些天真.

“嗨.”我也向他打了个招呼:“状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啊...”阿斯特姆的笑容变得有点烦恼:“不过情况更加糟糕了呢.好几个族人都已经出现器官衰竭的症状.真的是十分危急.”

拉邦示意我们先走到半圆形建筑..也就是变异人所称的月殿里面再说.而在走的路上.我向他介绍了里奇和蔓藤:“这是里奇还有蔓藤.蔓藤可以帮助咱们治疗出现病症的变异人哦.”

阿斯特姆的眼睛一亮.他满脸笑容的凑了上去:“啊~好可爱的小狗.是叫里奇和蔓藤吗.名字有些奇怪不过很可爱啊~”

“啊.不是...那个.”我试图向他解释.不过看來已经有点晚了.

唰~啪.

一条藤条伸了出來响亮的拍在了阿斯特姆的手上.继而蔓藤也钻了出來.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阿啦.这...难道说我五天不睡觉终于出现了幻觉了吗.看起來我应该考虑吸食一些安神的...烟草.了~”阿斯特姆认真的揉着下巴思考着吸食某些好孩子不应该接触的东西.然后又露出了笑容:“啊.抱歉.这是我的坏毛病~总是爱走神.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呃...”我看着这个有些天然呆的医生然后咳嗽了一声.指了指蔓藤说道:“不.蔓藤可不是幻觉啦.她就是我刚刚说的能够帮助治疗变异人的同伴.嗯.虽然有些复杂.不过大概情况就是蔓藤和里奇作为共生状态.而蔓藤本身是精灵族生命神树的灵魂种子之一.”

阿斯特姆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高高的抬起了眉毛.似乎很感兴趣:“植物与动物的互益共生.这可真是有趣...啊.这又是我的坏毛病.抱歉抱歉.哈哈~”

他毫无心机的笑容和动作让人对他只能感到无奈.这家伙.真的沒问題么.你好歹也是族中祭司吧.

“唔..杨寒哥哥.拉邦爷爷.”一直拉着我的衣角跟在我身后的米娅突然抬起头.露出了有点疑惑且担心的表情:“你们有沒有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

奇怪的气息..这么一说...好像沒有.

“什么奇怪的气息.”我反而对于小米娅怎么感受到了气息而奇怪.

拉邦四处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只是平常的地下城.变异人和少数的吸血鬼在四周正常的行走着或是干着自己的事情.并沒有什么奇怪之处.于是.拉邦说道:“怎么了吗.”

米娅摇了摇头.然后点着嘴唇有点不确定的样子:“人家只是突然觉得有种像是在晚上潜入宅邸偷取贵重东西时背后突然有人的视线一样的感觉了啦...”

“那种复杂且详细的感觉你想让我怎么吐槽.”我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揉了揉小米娅的小脑袋:“好啦.我们会警惕一点的.”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我们已经走到了月殿的门口了.于是.阿斯特姆过去打开了大门.并且请我们进去.里面和上回來的时候一模一样.连椅子的地方都沒有动.只不过里面多了两个看起來很虚弱的变异人坐在了上面.

“啊.他们两个就是情况最危急的族人了呢.真是...”阿斯特姆走了上去.然后用安慰的笑容向变异人问道:“怎么样.好一点了吗.”

变异人点了点头.但是他三只手臂中的两只一直抽搐着.而且那一只好的手臂还一直捂住肚子.另外一个则是满脸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了嘴巴.

“让我们看一看月吧.”拉邦看着两个变异人.认真的说道:“蔓藤则拜托先去减轻他们的痛苦.”

蔓藤飘了出來.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释放出了那种让人舒坦无比的生命光芒.但是相对于我们來说.似乎对变异人并沒有太大的效果.他们只是减轻了抽搐而已.

而阿斯特姆走向了中心的祭坛.并且抬手拿起了那个做工精致但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黑色方形盒子.

“啊.沒问題吗.不会对我们也产生影响吧.”我略有些担心的说道.

阿斯特姆一边把盒子放到旁边一边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的.里面还有一层隔绝力量的魔法结界.而且这个月殿也可以抑制力量的辐射.只有我们一月一度的照耀日.才会解除结界聚集变异人们來到月殿接受照耀哟.当然.也是绝对不会影响其他人的~”

这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个名为“月”的圣物的形象..是一个不完美的圆形.今天离满月还有几天.也许就是这个的原因吧.不过这阻止不了那圣物散发出的纯净美感.圣物通体发着如同月光但是比月光还要美丽的荧光.而虽然有着月球表面一样的阴影.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表面是光滑如玉的.整体如同一个精雕细琢到了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呀...好漂亮呢.”米娅的眼睛霎时间就闪满了星星.并且还双手交叉在一起不住的观望着..所以我不得不把这孩子看好了啊.别忘了小米娅可是个盗贼......

“嗯...力量真的流失了很多.”拉邦皱起了眉头:“以前我拿到的时候光华都能够照亮这整个屋子.”

“是啊...啊.这种情况持续了不短的时间了呢.而且还在一直持续变弱.”阿斯特姆看起來十分担心的笑着..这也是他才能够做出的表情了吧.

这可真是让人困扰啊.如果那样的话变异人不是将再次面临灭族的危险吗.我想着.向月走进了一步.想更加仔细地观察一下......

嗯...

一瞬间.我的汗毛立了起來.因为一股让人感觉背后一冷的注视感从四面八方都传了过來.我的本能让我几乎忍不住就抽出大剑然后向四周大砍一番.

“谁..”终于.我忍不住的大喊了起來.虽然我知道不会得到回答.因为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远远地用狠毒的眼神注视着你一样...啊.这么一说.我突然能理解之前小米娅说的在偷取贵重东西时背后突然有人的视线一样的感觉了.

“杨寒哥哥.杨寒哥哥也感觉到了吗.”米娅激动地说道.然后得意的看着我:“嘻嘻~人家的感觉果然沒错哦~”

“不是得意的时候吧...”我说着.然后向着拉邦说道:“感觉到了吗.刚刚我真的觉得有人在监视我们啊.”

阿斯特姆则一副毫无警惕的挠了挠金色长发:“啊啊.不会吧.这里只有一个出入口也沒有窗户哦.”

“啊.”

嗯.我看向了突然惊叫了一声的拉邦.这对于平时都很冷静的他來说可不对头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为什么月的力量在减弱.也知道月亮潮汐不正常的原因了了.”说着.拉邦抽出了伍夫的血勇.并且看向了一个阴暗的角落:“因为有一个家伙.正在贪婪的吸取这一切啊.”

伊春市乌马河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泉州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淮安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安阳妇科医院有哪些
陕西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