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龙华保障房项目试点建筑工业化模式

2019-09-15 23:21: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再靠砖垒 高楼也可工业化定制

与普通楼盘相比,工业化模式打造的建筑物外围少了一层绿色的 外衣 。南方日报记者 何俊 摄

建筑工人一个月的收入比较可观,但是工作量也非常大。

南方日报记者 何俊 摄

 

 

在人们的日常认识中,一栋栋新起的楼盘都是建筑工人一点点盖起来的。如今,在新成立的龙华新区,有一个保障性住房项目,即龙华保障性住房,却改变了传统的建筑模式 外墙构件通过提前预制,在建设过程中直接用一块块的预制墙面吊装而成,实现了建筑可在工厂内进行标准化生产。这种建筑工业化的模式,在龙华保障房项目上试点,是深圳打造 深圳质量 的一次尝试。据了解,建筑工业化未来有望普及到更为广泛的住宅项目上,从而真正改变建筑行业的建设模式,形成一条新的建筑产业链。

建筑工业化 作为建筑行业内的高新技术,具体是指什么?是否能改变人们对建筑业传统的认识?近日记者走进了深圳首个试点的项目,了解新的建筑模式对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

龙华保障房建设引入建筑工业化

龙华保障性住房项目位于民治街道,紧邻著名的别墅楼盘圣莫丽斯。从南坪快线转入新区大道,龙华保障性住房就尽收眼底。

从远处望去,龙华保障性住房和其他几大楼盘连成一片,成为民治街道新建住宅片区。这里不仅有良好的绿化和便捷的交通,还有深圳北站这个全国高铁枢纽中心。未来三至五年,这里将形成龙华新区核心的高端住宅片区。

因为龙华保障性住房项目是采用 工业化 模式建设起来的,与周边其他楼盘项目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该保障性住房是由中国的房地产龙头万科开发,由深圳鹏程建筑集团以及中建三局共同承建。整个项目共计有六栋建筑物,分成两排,鹏程建筑负责其中的两栋,中建三局负责其余四栋。从远处看去,这六栋保障性住房与周边其他正在施工的楼盘相比,外围少了一层绿色的 外衣 。

鹏程建筑的项目负责人许操告诉记者,整个项目已经在去年底实现封顶,目前已进入内部装修阶段。 建筑工业化试点,主要体现在主体的建设过程上,目前的内部装修和传统的方式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许操介绍,此项目在全市第一次采用 工业化 的模式建设。所谓工业化,就是整个建筑物的外墙提前在工厂内预制完成,然后由运输车拉到工地现场,由吊装工人一块块拼装起来 按照行业内的专业说法叫做 内浇外挂 模式。从现场来看,已经封顶的保障性住房外墙是由一块块带着窗户的 墙板 构成,从上到下,一条条笔直的链接逢像网格一样布局在整个墙体。

面板的统一颜色为灰白色。与其他传统建筑物拥有凸凹不平的建筑线条相比,保障性住房显得更加简单简洁。

作为项目的负责人,许操告诉记者,由于此项目是保障性住房,并且是第一次真正实现 工业化 建设模式,所以 工业化 的程度还不够高,仅仅外墙、楼梯、走廊等地方采用工业化构件,其余的部分依旧采用传统的建筑方式,比如一间房子的房顶、承重梁等。

记者获悉, 建筑工业化 在日本、香港等地使用比较广泛,相对来说,技术也比较成熟,而国内目前还处在摸索起步阶段,所以在 工业化 的程度上,也是从最简单做起。

建筑管理由粗放转为精细

保障性住房作为政府主导的项目,在环保、节能等方面往往具有代表性,龙华保障性住房项目也不例外。

按照传统的建筑模式,我们可以想象:一栋建筑物的落成,每一厘米的高度都是由建筑工人打造出来,一砖一瓦不停地加盖,让楼层不断升高,这种模式可以看做劳动密集型,而工业化的建造方式,将是整层整层的盖起来。

每一个外墙面板就是一层楼的高度,每层吊装完毕就意味着建起一层楼。 许操介绍。

由于每个外墙面板是在工厂内生产,在生产时就按照开发商的设计标准进行生产,所以每个面板的尺寸都是标准的,同时在生产时,每个面板上面还直接镶嵌了窗户,在面板运到施工现场后,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吊装,确保每一层的吊装标准化,就是确保整栋建筑物的质量。 吊装技术,是建筑工业化的重要一环,是衡量一家建筑公司的技术水平。

据许操介绍,鹏程建筑集团作为深圳本土知名的建筑公司,与万科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在万科试点建筑工业化时,鹏程建筑就作为合作方,共同参与。为了更好的掌握此项技术,鹏程建筑先后派出工作人员全程参与项目的前期设计,并在施工过程中密切地与开发商保持沟通协调,遇到技术难题,及时处理解决。

虽然经过多年的学习和参与实验,公司对建筑工业化技术已经充分掌握,但是真正落实到可居住的项目上,公司还是非常谨慎。

起初,安装一块外挂墙板,需要40多分钟,每一块墙板的安装,施工员和技术员现场给予技术指导和监督,随着吊装墙板的增多,工人们逐渐熟练了吊装技术,建设的速度也就不断提升,等建到10多层时,吊装一块面板仅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

整个吊装过程,改变了过去传统的粗放式建设模式,实现了精细化管理,每一个面板的具体吊装都需要按照一定标准执行,每个墙板之间相隔多少距离,都是按照固定的标准执行,不允许出现丝毫的差错。

程鹏建筑主体工程吊装环节由12名人员具体操作,其中两名为技术人员,9名为具体操作的吊装工人。项目从去年4月份开始动工,去年11月份正式实现封顶,整个建筑主体的外墙,就是由这12名人员,在七个月的时间内完成。据悉,保障性住房楼层均为25层以上的建筑。

从吊装的角度来说,仅工人这一项,就比其他传统建筑减少了很多人员。

同时,由于采用建筑工业化,在施工场地,减少了建筑垃圾的生产和建筑污水的排放,还减少了建筑的噪音干扰以及有害气体和粉尘的排放。从整个项目来说,实现了节能、节水、节材、节地。#p#副标题#e#

全面推广面临规模瓶颈

对于建筑工业化的未来发展趋势,作为80后的许操非常看好。 这是一种发展趋势,在国外发达国家和地区,已经比较成熟,并且得到大规模运用。中国未来几年、十几年将迎来建设的高峰,随着建筑材料以及工人成本的增加,采用更加先进的建筑模式势不可挡 。

不过,在许操看来,目前建筑工业化还处在起步阶段,整个技术虽然已经不存在问题,但还需要积累经验。尤其是有经验的建筑工人还比较欠缺,需要大量培训。

许操还表示,目前采用建筑工业化的项目都是政府工程,未来的推广还需要政府扶持。

新技术还面临着成本问题。与传统的建筑模式相比,目前每平方米的建筑成本仍偏高,主要原因在于工业化生产的建筑构件还无法实现规模化生产,难以降低成本 。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建筑工业化的推广还需要从各方面进行考虑。宝安区建设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建筑工业化的基本内容是建筑标准化和体系化,包括四个方面,即建筑设计标准化、构配件生产工厂化、施工机械化和管理科学化。深圳基本上已经具备了大力发展建筑工业化的条件。但是,由于建筑工业化涉及较多的行业和部门,在推进的过程中有许多的问题需要面对和解决。

比如在认识方面,一些政府部门和行业企业工作目标及思路不够清晰,在法律法规、标准规范、政策措施、科技进步等多个层面,没有形成政策体系,最终没有形成推动建筑工业化发展的合力;在技术上,国家层面的标准规范及法规体系目前尚未建立起来,深圳虽然已经出台一些地方性标准,但还远远不足以支撑建筑工业化的全面发展。此外房地产业产业链极其庞大,调整或整合方面难度都很大。

建筑工业化广泛推广还需要突破一些瓶颈。比如以深圳海龙建筑制品有限公司为例,十几年来一直给香港供货,缺乏国内客户订单,同时,由于香港地域狭小,市场空间有限,所以,企业一直得不到规模化发展,这又反过来限制企业的研发投入及科技提升。

建筑工人难觅 80后

后续人员将现不足

建筑工人是一个生活在城市边缘的群体,他们有的正为市区旧城改造项目添砖加瓦,有的在地处偏僻的新建工业园区内施工。在待拆迁的建筑物上,还能够看到他们手******锤,砸洞拆墙的身影。身处劳动强度较大的劳动密集性产业,建筑工人总是不停游走。随着深圳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这些建筑工人们的待遇有什么样的改变?

部分工种日薪直逼400元

在宝安26区,中州中央公园一期楼盘已经封顶。随着深圳刚性需求的拉动,房地产市场的成交量在逐步回升。凭借着双地铁双学位的区位优势,中州中央公园成为宝安中心区少有的大户型,期待购买的业主已经跑到营销中心看了好几趟。不过由于没有拿到预售证,整个楼盘还没有对外销售,建筑工人还在按部就班地赶着工期。

据记者了解,目前一个楼盘项目由开发商投资建设,比如中州中央公园,中州即为开发商,而承建方则是江苏华建,建筑工人也分很多种。江苏华建作为建筑主体的承建方,在装修、安装水电等方面,又会承包给各种装修队。一个大工程往往是由很多包工队伍共同参与完成。所以,整个建筑工地上的人员也属于不同的包工头带领。包工头以总价格承包下来之后,对待手下的员工会采取计量或者计时两种工资待遇,计时工收入以工作天数为主,干一天拿一天的工资。

总之,这就形成了大工和小工的区别,大工多为技术工,小工多为临时工。大工的收入往往达到小工的两倍,甚至更多。按照杨先生的介绍,中州中央公园的大工平均每天可以拿到三四百元,小工在150元左右。

在临近的一个楼盘,来自茂名的老张正和同事一起铺设楼盘路面的瓷板砖。他们在一个包工头老乡的带领下,来这里工作已有一年时间了,主要负责楼盘的园林建设。老张属于大工,每个月算下来可以拿到六七千元,而负责拉沙土的是一位阿姨,老张说,阿姨是小工,每个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他们这支队伍中,女性员工不多,只有两三个,主要负责浇花、浇树等轻活。

新生力量出现断档

作为技术工种,建筑工人月薪比较可观,但是工作量也非常大。

我们从早上七点多钟就开始干活,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下午要干到六点多钟,中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建筑工人老刘介绍。

建筑工地是个特殊的场地,按件给予报酬成为主要的付薪方式,这也就造成了工地人员流动性较大。记者在几个工地经常看到背着行李包刚刚来到的工人。 建筑工人的招聘大多是老乡介绍老乡。 龙华一建筑场地的耿先生介绍。

记者了解,在深圳的建筑工地上,实际拿到的收入并不一定比内地高,很多人员之所以在深圳工地干,主要是发工资有保障。 深圳这个地方,政府管得比较严,一般都会准时发工资,部分包工头偶尔拖欠一下,找一下开发商,还是能拿到的。 老刘介绍。

建筑工人从事的是高风险职业,加上工作量比较大,工作时间长。一些工程为了赶工期,往往催促建筑工人加班加点,因此,延长加班时间成为常态。正是由于工作得辛苦,目前很多建筑工地上很少看到80后的身影。

建筑工人都是以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为主,年轻人已经不愿意再干这种活了,未来几年建筑工人将会出现断档,后续人员不足,必然造成建筑工人的成本增加。 许操作称。在他们工地上, 80后的人员很少,即使有,也是做技术活的,拥有一定的学历。未来建筑成本的增加必然促使开发商选择更新的建筑模式。

新生事物 政府需要用心扶助

?记者手记

深圳土地资源日见紧缺,通过城市更新促进城市发展成为政府正在积极推进的事情。

据了解,大部分土地通过城市更新被改造成为商住用地,其中住宅项目居多。如今,住宅项目可以实现建筑工业化 这项新的技术革命或许会改变未来中国的整个建筑行业。深圳作为一个创新城市应该勇于看到这种新技术革命,并给予扶持发展,像培养万科等国内知名开发商品牌一样,再培育出几个引领新技术的建筑企业来。

建筑工业化作为一种新的建筑模式,可以有效提高建筑的开发周期,并且落实国家倡导的 低碳、环保 理念。目前中国众多开发商在理念和规划设计等方面已经越来越趋同,土地供应也日益规范公开,未来地产公司的竞争就体现在效率上,即建筑施工周期、资金运转周期等。

建筑产业化把过去的现场施工变成工厂化生产、装配式施工。谁先大规模采用这种技术,谁就会在未来的建筑领域处于不败之地。而政府就要为辖区的企业打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深圳是地产开发商品牌云集的地方,又是中国创新能力较高的城市,有必要为建筑工业化的实践铺平道路,继续走在改革的前沿。政府可以以市场为导向,整合产业链资源,培育大型的住宅产业集团或者联合体,实现住宅业和制造业、服务业的链接,打造完整的新产业链。为了降低建筑工业化的成本,深圳市应扶持建设若干家预制部品生产企业,鼓励传统建材企业向建筑工业化为特点的部品生产企业转型。同时,通过研究相关建筑工业化扶持政策,采取补贴及财税优惠的措施,降低建筑工业化的相对成本。

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
宝宝每天早上起来咳嗽怎么回事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前列腺增生水肿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