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葵花向晚

2020-01-12 19:5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整个春天。菖蒲蓝色的花朵铺满整个校园。幸福溢满我的生活。从来没有哪一个春天如这一个春天一样明媚。

罗念行改了名字叫罗栖。我本就十分讨厌他的那个老气横秋的名字。他在西城找了工作。租了房子。安定了生活。在等我。

于是,甜蜜就充斥了整个春天。

我是向晚。专科大二。一年后正式毕业。中文系。十九岁。男生。和另外一个叫做罗栖的男生恋爱着。

此时是上午的九点。天气温热。语言学概论老师将验收我们的作业。作业内容是,选用除了语言外至少三种表达方式来诠释一个主题。我与两个女生选择的主题是:爱情。

我负责文字方面。我只写了四个大大的字在黑板上。宁死勿忘。就在不经意间,某些情愫随着笔在手下衍生出来。触动那一根微妙存在的弦。思念就此落地生根。

班中尚且没有人敢这么直接大胆的说这个话题。爱情是最切实虚无的存在。每个晚上罗栖都会来陪我上晚自习。班上同学也知道我们的身份。同性恋。若不是这一道道波折沟坎。若不是它给予我敏感大胆。我不知道自己能否以这样夺目的姿态站在那里。感谢情爱。感谢书籍和文字。虽然我一无所成。在周围人眼里,我还是那样一个率性、迷于感情、肆意、凌厉、不可轻易接近的人。

茫茫尽是寻佛汉。举世难觅闲道人。他们大概是没见过如我一般一切不顾的人。鄙夷也好嫉妒也罢,我是活出了自己。

班里的男生女生都戴了各种宽窄、颜色、材质、式样的臂箍。很是好看。罗栖也买给我一个白色的。戴上后咋看咋别扭。于是就扔在我床头的小盒子里。我就是一个农家孩子。不会搭配衣服和饰品,不会给自己弄一个合适自己的造型。我就是我。

我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讨厌空白。讨厌人生的进程中了无痕迹似的。以前就写日记来确认自己和时空的相同存在。世界是河流。姚谦在他写的歌词《河流》中也这样讲。这应该就是人生吧,来不及保留又换了个样。而我就是那滩头的石狮子,有心江上住,不怕浪淘沙。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认叶止啼的人。反去笑他人刻舟求剑。

西城是一个山城。周围有连绵起伏的黛色群山。西城大学也是这个地级城市唯一的大学。每年有各地的学生来来去去。我们几乎每个下午都没课。恰好那天罗栖也休息。上午他就来学校找我。我们约好去爬山,却在校园里一个荒芜的拐角,看见一个大一的学生。他正端着碗在那里吃饭。

抱歉。我想我不必要给这个男生按上一个名字然后花费很多的笔墨去描绘他的个性和长相。然后再给他虚构一段感情纠葛出来。虚构是小说的概念。不是文字的概念。虽然我仍希望你们把这一篇文当做一个小说来读。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是生活事实。所以这个男生的出场只是为了引出我对罗栖的一番话。

彼时我们只能看见那个男生的背影和侧身。但我却被这种落寞固执而又充满防御的姿势击中。我告诉罗栖,这是一种透彻淋漓演绎孤独的美。这种对喧嚣人世有惧怕的人,大多是天才。便如我。我自恋的加上最后一句。

罗栖先是嘲笑了我的自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我很欣赏你们的一个共性。我眨了眨眼睛笑了,说道,是“智商普遍高于常人,缺点也多”么?

不是。是在各自身处的生存环境之下坚守着自己的内心所向。这也注定着自身的孤独。他精辟的说。

这让我想起认识的大一新生中的一个音乐爱好者。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听到他清亮的声音以及吉他优雅的伴奏。眉目清秀娇小精致的一个男生。也是一个有天分的人。喜欢他毫不设防的婴儿心态。说话不矫情不虚伪不做作。总是坦诚且肆无忌惮的讲着自己的一些私事。

啊啊啊啊啊。这又让我想起鲁迅先生对文章的要求: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做人也是如此啊。

初夏时节。午时阳光明媚气温颇高。罗栖去买吃的。两大桶杏仁香草冰激凌。两只新奥尔良烤翅。我们坐在中原路边设置的太阳伞下的便利桌椅上,看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一只流浪狗从身边匆匆跑过。留下身上不洁的可怜气味。皮毛纠结的它一直低头嗅着地面,希望可以找到果腹的东西。我把吃了一半的烤翅扔给它。罗栖睁大了眼睛叫道,喂,很贵的。我朝他笑了笑,挤眉弄眼。这样的情况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罗栖如惊弓之鸟。说道,这次无论如何你不能再把它捡回去。家里快成收容所了。已经捡回家三只狗五只猫啦。每弄回去一只都要给它们洗澡剪毛弄干净。同时得让我身上痒半个月。这样折磨你男朋友你于心何忍啊。他做出痛心疾首状。

而我一只在看着那只享受美味的小狗。我转过头,朝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爱情是我的食物,它使人迷失心智。我已经在你给的温暖中变得迟钝。

又开始扮演诗人的角色了。他叹气说道。

下午登山的时候,我开始耍赖。总想偷懒。半晌才到山顶。途中看见那些蜈蚣、马陆和蜥蜴一类的东西我总是夸张的尖叫。罗栖就皱眉说道,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没有这么八婆啊。我便笑着追打他。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亲密游戏。

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事情是做给别人看的。人的初相识总是留下温情且彬彬有礼的特别印象。相处一久,本性显露。朋友和爱人,就是能长久忍受你缺点的人。所以古人有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概叹。

山间有潺潺的流水。我就去抠那些石缝中的大螃蟹。或者抓那浅水滩中的青虾。山桃树上的毛桃尚青。核桃树上是青色的果子。橡树和松树遮天蔽日。真是好去所。

下山的时候遇见一座般若寺。我们去拜了拜。拜完我就笑了。他问我笑什么。我说现在不能跟你说。说了亵渎神灵。

下山的路上他一个劲问我笑什么。我说我笑是因为我想起来一个人。他问是谁。我双手合十,垂目道,我子天然。他听完也笑了。那个烧木佛取舍利的老和尚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

话说丹霞天然禅师,一日于慧林寺中遭遇大雪。便烧佛像来抵御寒冷。慧林寺僧人质问他,何故烧我佛像。老和尚手下不停气定神闲还振振有词:取舍利。那僧人便道,木佛,何来舍利?老和尚乐了。僧人堕入了他圈套。便道,既无舍利,定是假佛。再取两尊来烧。

这个故事说明,人所追求膜拜的繁荣,都是虚假。真正懂得快乐本质的人,就会常常做出在他人眼中背离伦理的事情。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取舍。

晚上去上晚自修。因为趁着这个时间,我缠着罗栖将他所知道,关于他父亲罗文轩、他的老师颜行之的故事告诉我。我着手将他们写成了四段故事。《那年樱花红似雪》。《弹指红颜莫》。《相思如灾》。《西河水晚》。我用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这些故事。不停的转换着身份。一会是颜行之,一会是罗栖,一会是陆程,一会是我自己。

下课以后我们一起回租的房子里。我便放上音乐,将一些片段修改。那些捡回来的猫猫狗狗不停的来捣乱。我就让罗栖给它们吃东西。免得来打扰我。

写字写到手心出汗。耳边是抬头看烟花灿烂。雪谱。月砂。姬神的那些传唱不起的歌谣。只通过乐器的演奏和轻吟的哼唱,在传递着暧昧不清的含义。伦常的定义被混淆。我在苛求,还是在等待?阳光在细碎的荼蘼花瓣上轻轻跳动。你的心里还会有疼痛么?在这个初夏时节里,爱与恨的遭遇。在无法述及的故事里,包含的情感衔接的如此微妙。于是看得清他眉清目秀的笑容。开始在记忆中深刻。

眉目间洒下月光。抬头看烟花灿烂。那不是细碎忧伤。是我幸福的期盼。所有的情愫重新回归暖意。

为了这四个故事我忙碌了好久。因为每每写着写着不得不停下来。有些故事是不能被翻启的。因为它们开始的没有理由。结束的亦没有理由。但这开始和结束之间却又一段荒谬的存在。人,就为了这存在不知所以着,死去活来着。

荒谬而又无趣的开始。残破而又无聊的结局。中间行的,却是一段有血有肉有灵魂的荆棘路。倾尽所有的描绘某一处,亦觉得不能尽其意。我想,在文字上,我始终是个失败者。

林语堂说:“我们是被上帝纵容坏了的忘恩负义的孩子。”

这一说法我是赞同的。林前辈在《乐园失掉了吗》当中详尽阐述过理由。不再赘讲。

那几个晚上。因为忙于四段故事。我没有回我们租的房子里去。晚上就坐在自习室里春蚕一样刷刷忙碌到深夜直至凌晨。又花了无数时间去网上发给一个文学网站。不求任何物质回报。只为使人正视同性恋群体。

罗栖偶尔才来一次。他工作又忙碌起来。《西河水晚》快要写完的那个晚上,我接到一条陌生短信。上面说,我们将要见面吃饭,你来不来。我打过去。是一个嗲声嗲气的男声接的电话。我问他是谁。他说我是你男朋友的朋友。我说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他笑笑未答。我说你跟谁吃饭啊。他笑说,你男朋友呀。他一会就到了呢。我说,哦。那不耽误你们。我正忙。走不开。说完挂了电话。

他用法挑衅的语气。大概是向我。

好雪片片,不落别处。万事万物,各得其所,相得益彰。惟宽禅师说,修行者不可勤勉,不可倦忘。勤勉就近于执着。倦忘则陷于没见识。与人相处便如修行。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突然想起罗栖曾经说过,在一个地方住的太久,就是对它的亵渎。因为你太了解。在陌生的地方,不用看太多管太多。因陌生而疏离。心境澄明。我到现在才理解。在一个地方住的久了,果然容易不干不净。

第二天罗栖来找我。是在傍晚。我问他这几天的活动安排。他说仅仅是每天上班下班而已。我问他昨晚为什么不来?他说加班。我便笑了,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净端禅师一日上堂说法。一僧人问他,羚羊未挂角时如何。禅师答,怕。僧人问,既是大德高僧善知识,为何还害怕?净端禅师说,因为我没有见过这么与众不同的畜生。

罗栖听完就笑了。他说你越来越会打哑谜了。我冷笑。你便是那未挂角的羚羊。变得越来越可怕。罗栖脸色骤变。我掏出手机,在学校的水泥地上摔了个粉碎。说道,以后不要让你那些狐朋狗友联系我。我烦。回身便走。他没有追来。

回头的时候我哭了。他瞒了我许多。现在又骗我。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和隐瞒。若是爱,就相守如一。若不爱,就两两相离相忘。何必披着爱的外衣,去隐瞒和欺骗呢?

无论什么魔鬼,都只能回到它自己的地狱里去。带着你的欺骗和隐瞒从我身边走开。就算我爱你。就算我不舍。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无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事情。有的人在黯然哭泣时,有的人在欢声笑语。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他们吵闹。大多数时间我坐在宿舍旁边的草坪上等待看见那个骑摩托车的身影。我在等一个解释。在等一个挽回。因为我们是那么不容易的才走到了一起。因为我爱她。

因为是文人。他的是非就愈分明,爱恨就愈热烈。有的时候,明知道爱情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伪概念,却仍然沉迷其中。越剧白兔记上唱,石做的磨盘磨白面,肉做的磨盘磨人心。

我终于忍不住思念的煎熬,用同学的手机给罗栖发短信。我在说想他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可耻的像个婊子。

第二天他来了。他向我解释,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那些人。他说每次都是他们主动约他,又不好拒绝。他说只是偶尔一次玩笑中无意泄露了我的电话。他说他跟那些人没什么。他说骗你的话我天打雷劈。

他大概是忘记了。他这所有的解释都建立在我向他低头之后。也建立在他欺瞒我之后。他大概是忘了,这三天他是如何对待我的。这使他的解释显得那么薄弱无力。

他说,你养在阳台上的望日莲已经含苞了。

那晚回到租的房子里。他说,我罗栖指天为誓,我和他们清清白白。

他都立了誓,我还怎能怪他。

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能像爱情这样让人觉得自己脚踏阴阳两界,瞬间死去活来。而我听某个作家说过,地球会微微隆起,迎接我们迈出的每一个脚步。

那晚,我们相拥坐在床上看他从网上下载的一些电影。之后他说,明天去纹身吧。我今天在晚上下载了一些纹身图案。很漂亮。他一张一张的放给我。无可否认那些真是绝美的画卷。小腹。腰。背。肩胛。锁骨。 。上臂。手腕。脖子。耳后。脚踝。肚脐周围。或花,或鸟,蝴蝶,蝎子,人鱼,祥云,龙纹,虎斑。等等等等。那是一条条绝美的伤疤,艳丽的过世间的一切的颜色。它们盛开绽放在皮肤上,发出冷艳阴郁的光。它们在情欲中时隐时现,使人沉沦。

我问他会不会疼。他说不知道。应该会一点点。我说那还是免了吧。那次打个耳洞都让我数天坐立不安。

几天之后,四段故事陆续在文学网站上发表出来。二罗栖也发了工资。虽然才八百多块钱。但我们还是决定去庆祝一下。

很不巧那天晚上刮了风。还下着雨。但坏天气不影响好心情。周杰伦有首歌上不是唱么?想打球下雨天也照跳。何况是吃顿饭?所以,两个不爱打伞的孩子。我和罗栖。淋雨去餐馆吃饭。

去的饭馆是一个餐馆。庆祝自然是离不开酒的。可是民族习惯,并不卖酒。罗栖给了我一百块钱,要我去对面的烟酒摊那里买酒。雨下的很大。柏油路上有浅浅的积水哗哗向下水道流去。头顶电闪雷鸣。而雨水打在打在路旁宽大的梧桐树叶上,宛似一曲赞歌。我在那浅水中蹦蹦跳跳去买酒。

卖酒的大妈非常慈祥。一小瓶红星二锅头是八块钱。我拿了大妈找给我的九十二块钱,捧了酒往回走。出门的时候看见对面餐馆窗户后的罗栖正满脸幸福的看着我。我朝他笑了一笑。却未注意脚下被水打湿的瓷砖。脚下一滑,几欲摔倒。我虽然勉强平衡了身体,也保住了那瓶酒,但是手里一大把零钱却撒了一地,有几张还随风飘散。

我慌慌张张的拾捡掉落的钱。罗栖在一家网吧做网管。工资本来就不多。而我尚且在学校。更无收入。我们每个月的生活费合在一起才一千二百块钱。租房,水费,电费。各种花销勉强支撑。这些钱,万万丢不得。

我匆忙之间捡了钱。一数,还差一张十块的纸笔。我举目四顾,却原来被风吹到路中间,躺在路上。已经被水打湿。我十分高兴。飞速跑了过去。拾捡罗栖辛苦赚来的钱。

就在我俯身的瞬间,眼前突然一片惨白。然而一股力量将我拽离。我被拽出老远。一个踉跄,我扑倒在地。而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念诵《心经》。最喜欢那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华严宗法藏说,狮子与金,二相俱尽。烦恼不生,好丑现前,心安如海,妄想都尽。无诸逼迫,出缠离障,永舍苦源,名入涅槃。

心安如海。妄想都尽。出缠离障,永舍苦源。大概只有死和坚贞的爱才能使人如此吧。

星期六的傍晚。我做好了饭。坐在阳台上洗衣服。夕阳已落尽。明月初升。望日莲盛开的花盘向着西方。晚风一吹,花瓣舞动,仿佛在挥别太阳。我使劲揉洗着罗栖衬衫领子上的血迹和泥渍。守着这间房子,满心欢喜。

墙上的挂钟敲了七下。门被打开。老婆,我下班了。做好饭了没有啊,我快饿死了。罗栖的声音。

丢下手里的衣服,洗去满手的泡沫,急忙出去摆饭菜。

你头上的伤怎么样了啊?还疼不疼?拽我用那么大力,害的咱们一齐摔倒,把你的头磕出血。

没什么啦。只要老婆没事就好。他嬉皮笑脸,夹起一块鸡肉塞进我嘴里。

可惜哦。我送你那一件白衬衫上的血迹洗不掉了。

再买一件送我好咯。

想得美。嘻嘻。

不送我就裸奔。哈哈。

心安如海。妄想都尽。出缠离障。永舍苦源。感谢给予我这些的坚贞的爱。

窗外。日落月升。葵花向晚。

共 612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行文较为沉稳,叙述得比较详细,但是文章读来有些单薄,情节不够丰腴,在人物刻画上面,也显干瘪。相比之下,作者在描写上面下了不少功夫,自己说得太多,人物说得太少,似乎让人物显得过于呆板,期待更佳!【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9-0 -01 09:26:15 这段有违常理的情爱却也这样恩恩我我。小说文笔上看还是略显青涩,期待更上一个层次。问好!

福安市中医院
咸阳市礼泉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芜湖治疗阳痿方法
江苏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