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青帝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大试探(中)

2019-09-12 17:4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大试探(中)

天罗地一出现,战火就渐渐频繁。

和外域圣人角度差不多,少司命看去,就是二十四天仙星巢连成星环,一处星巢不断进攻着一处胎膜处,这些进攻不时攻破着淡青色的光膜,又被里面的敌域消灭。

“真激烈啊”少司命想着,就在这时,突产生了巨大变化,只见攻破一处,一个星巢突奋不顾身突入,硬是以身体卡住了破口处

,进攻入内。

“啊,攻破了。”少司命大惊失色,这还是第一次有天仙星巢,破入了界膜内,但是就在这时,只见“轰”一亮,本域内青光大盛。

等青光暗去,只见青色的络,和金色的络,一起纠缠上去――这正是星巢过于靠近,被本域抓住机会,地陷住,天缠住,揪住不让脱离。

接着,无数星点扑了上去,围住了就是猛打,更有着四颗青紫星辰,以及一点暗星,瞬间汇集。

“五德共鸣,帝君合击”少司命尖叫了起来,虽没有上次那样的威能,但这一击化成一道青光,直直击了上去

这座星巢拼命挣扎,但却来不及了。

“轰”一大团火光,光辉褪去,能看见这星巢缺了五分之一,直直陨落,就在这时,一点青光掠出。

“打爆了”少司命惊喜跳起来,尖叫:“打得好别让那天仙跑了……”

不过这点青光,迅速穿过,逃到虚空,这是里面天仙果断逃亡,而就在这时,一座星巢接应了去,和青帝分身纠缠,也没能拦住黑莲元神一样,想要在空空毫无阻力虚空里截杀一个天仙,难度是非常高。

“胜利”少司命欢呼叫着,在树枝上跳起了舞。

随即敌域发生了变化,虚空中,接应第二座星巢不再效仿第一座星巢直接冲撞,也不再顺着引力环流而离开,而是徐徐后退。

这星巢脱离一段距离停留附近,接着,就是第三座星巢、第四座星巢、第五座……一起云集而来。

“它们这是……要组成星巢群?”

少司命瞪大了眼,估算着敌人集齐二十四座星巢,至少花三天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时空落差算起来,真实战况还只到三分之一进度,结果还没确定,但无疑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对撞

甚至决定着接下来的两域战争。

少司命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的行动,却无法加入到本域反击的战争里,就似是球迷下了倾家荡产的赌注,却无法代替球队赢球一样,身子再度陷入紧张兮兮的绷紧状态。

“一定要赢啊……”她握着小手,闭目虔心祈祝着,祝福所有认识、不认识、曾经对手、队友……还有阿姐,还有自己分身,应也加入战场了,有芊芊在监督着,那个混蛋叶青应说话算话才是。

良久,只见二十四座星巢,集中起来,形成一团大星,这大星尖啸一声,突化成了一道血光,划过虚空,笔直撞向了自己母域。

“啊”少司命发出尖叫,捂住了自己的眼,不敢观看。

本域?汉五年冬?东荒新洛城

黄昏,满城雪下,对远离九州东荒而言,并没有地气转暖的迹象,鹅毛雪片落在王宫、民坊、街道、城墙、郭市、田野、沟渠、村庄、森林乃至最偏远的守林小屋……都覆盖厚厚一层,毫无遗漏,毫无融化。

汉宫政事堂里烧着暖火,热风蒸着文臣的脸,红彤彤发亮,再严酷天气总冷不到炼体圆满的修士,但气氛还是很严峻。

法术沙盘,在中间拼桌上摊开很大,由着君臣观看。

叶青看着,也不言声,又了一阵神,才一摆手,让臣子说话。

曹操躬身一礼,小心翼翼:“新大陆司隶、慕州、青州、朔州、信州、安州、离州……合七州,原有一千三百万人,因局部野人反抗而镇压三十万。”

“两年来,迁移内陆工匠民众至此,共二十万,房舍皆齐备,城市里直供炉火,因主要工坊区都在城里,物资都有保障……”

“有着土著奴隶,道路、铁路、水利各项工程,实行的很是便利。”

“对于表现忠顺,因此已经释放佃农的土著,不仅仅拨给田地,县里甚至按照王上德政,赐下粮米,臣实查之,还算廉洁工勤,所克扣不多。”

“这事看似不大,实关乎政声。”叶青笑着:“死硬土著不去说,按照政策,就是使其无后,赏点米肉过年,已是天恩。”

“但这些积极靠拢,为国尽力,而得赦免的土著佃户,不可屈待,也引以榜样,促进国运变化。”

“卿说下面还算廉洁工勤,所克扣不多,孤还是信了。”

这话经过下土演化,大家都是明白,青制演化龙床,流淌龙气,徐徐转化灰黑,地上汉国不过五年,还需二十年基本完成转化。

到时,人心都认为自己是汉人,灰黑已无,才算真正显出力量。

而这些汉人都是精英,早就明白这点,故的确还算廉洁工勤,也许下一代未必,那就是下一代的事了。

曹操又欠身说着:“是,而且亭里号召青壮为老弱孤寡砍柴、修补房屋,以此熏陶野人孝悌之道,这些野人过去没有备冬衣的习惯,都是耕种粮食和打猎兽皮来城里换取衣服。”

“由于二位龙女娘娘,预警今冬岁寒,入秋来特意分派下去基本棉被,只收半价,老弱孤寡甚至免费,以彰显王上恩德……”

“实在的说,臣以为意外冻死、病死肯定会有,我们只能确保不会有国人冻馁或饥寒病殁……”

叶青细细听着,说:“这很不错了,我国道兵术师大多都抽调到九州战事,乃至真人更悉数远征,你还能办成这样,非常不错了。”

“不过,汉国基石必须得到保障,生产必须得到保障,这是战争力量之本,除非仙人的仙园自产,否则连修士都要吃饭穿衣”

“王上英明,正是此理……”鲁肃听叶青话意,自觉不能不表示,欠身说着,俨然不是奉承,又说:“既说农事,寒冬之事也是福祸相依,九州地气回暖,不仅仅对我们,对万物都一样,使得田地里的杂草病虫熬过了暖冬,对明年农事并无利处。”

“根据二位龙女娘娘的来函分析,或会与灵气增长,而滋长的农作物重新形成平衡……”

“岁寒知松柏之凋,我东荒虽地气封冻,固是艰难,但总能平稳度过,积雪会冻死更多杂草病虫,来年粮食丰产可期,或在自给自足还能对九州出口……”

“但要做到这样,臣需要人手在开春前后加入生产,最好是深通水土的黑脉和黄脉的术士。”

叶青听着目光一闪,蹙额叹息一声:“国内深通水土的黑脉和黄脉的术士不多啊,不过这是大政,关系民生,孤还是会调解就是。”

“我记得这次秋收余粮不少?丽娘你做个方案出来,我们粮食还是必须进一步加强储备”

虽不知道以后历史,但根据经验,随着战争,粮食会越来越重要。

“是。”一个女官说,彩裙贴合着身姿,给沉闷政事堂增添了一抹鲜艳的色彩,正是丽娘。

目前纪才竹在中土内地负责,而新大陆的外交基本都是青脉内部势力,对于原本人缘广泛青木宗阳神女修来说,这司职最合适不过,她一直负责融洽汉国与盟友的关系……

叶青付出的只是多几个汉宫女官名额,由她分配挑选门中有潜质姐妹融入汉宫这一力量传承体系,某种意义上就是给这个志在仙道的少女,将来羽翼储备。

“海对面盟友有特别要求么?”叶青又问她。

丽娘略一整理记忆:“冬无农事,请求我们支援工业……哦,要求设备不比支援灵州侯傅承善差,价钱好商量,只是一次付清可能办不到……。”

叶青手指敲打着几案,思索了会,说:“不谈钱,就说我们愿意提供无息贷款,但他们各州军工外的工业布局必须由我们少府来统一协调设计。”

“王上真是慷慨。”丽娘是个诚实少女,心中对本脉前辈敬仰高山仰止。

众臣相视若有所思,能站在这里的英杰哪个不是阅历甚深,不觉得陛下真的慷慨,但这举动看起来很平常……

统一协调,免得生产有的挤压有的短缺,很正常。

只有少数人目光一闪,似想到些。

郭嘉沉吟片刻,目中火花一闪,没有污染人家纯洁小姑娘,只是私下神识问:“陛下,莫非是当年越国偿还吴国种子之事?”

“不过时局不同,陛下深意难测……恕臣识浅,不知此策制于何处?”

“孤在你们心里,就这样无信?”

叶青没有好声气说,知这臣所言,是春秋时越国饥荒,越王勾践用大臣文种计策,请贷于吴,相约丰收必偿。

文种领谷万石归越,勾践即以粟赐国中之贫民,百姓无不颂德。

次年越国庄稼大熟,越王问文种:“寡人不偿吴粟,则失信,偿之,则损越而利吴矣,奈何?”

“可偿熟种耳”文种回答。

儿童便秘
小孩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冠心病需要注意什么
如何治疗糖尿病胃轻瘫便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