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蛊惑魔王 第一百零五章 一代枭雄【求订阅】

2019-09-13 19:4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蛊惑魔王 第一百零五章 一代枭雄【求订阅】

玉石山上。

此次剿灭玉石山吕不隐,天行道众人,可以说倾巢出动,已经超过千人,再加上远方各派暗中窥视之人,用浩浩荡荡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可以说是天南武林近百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

然而!

相较于天行道剿灭其他魔门时

,魔门依托地形险峻缠斗,这位吕不隐,赫然以陷阱和诸多矿工民夫作为依托,单眼皮冷漠目光,居高临下俯瞰着诸多天行道弟子,森森而笑。

枭雄本色尽显。

“我的手里有六百余位矿工,他们都是附近郡县的普普通通百姓,有父,有母,有儿,有女,在我这里凭苦力,做工赚钱,养育家庭。看看啊,我血隐门做了如此好事,让如此多家庭温饱,有饭吃,有衣穿,却被你们这些自称替天行道的正门弟子打破!”

石崖上,吕不隐森森道:“怎么,难道你们的天,你们的道,就是让人无饭可吃,无衣可穿吗?”

诸多魔门弟子,位于这些矿工民夫身后,持刀而立,严阵以待。

吕不隐身旁,扛着漆黑狼牙棒的巨汉,咧嘴大笑。

而在这些矿工民夫的身前,则是沟壕陷阱。

天行道众人,将上下山之路,堵得水泄不通,却因慑于诸多民夫性命,不敢上前,对这般魔门行径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大侠,我就是想赚点工钱,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指望我活着呢,呜呜呜。”

“大侠,我不想死,我才二十岁,还没娶媳妇呢,呜呜呜。”

“大侠,求你们不要上来,求求你们了,呜呜呜呜……”

诸多民夫矿工的哭喊声,让天行道诸人畏手畏脚,止步不前,难以应对,只能咬牙切齿大骂卑鄙,魔门贼子所为等等。

……

远处山头。

吕天霸与诸多血隐门众人,自是在山头看到这一幕,巨兽阴影之下,诸多血隐门长老宗主满意而笑。

“少主乃是当世枭雄,这般多民夫,那天行道又打着替天行道口号,若是敢上前,便是置他人死活不顾,这些民夫身首异处,届时天下人会怎么看天道盟?”

长老稍显得意:“就算骂,也能骂死天行道!”

这位长老顿了顿,继续喃喃道:“而我们就不同了,我们从不像他们那般虚伪,做事还要顶着替天行道大义,我们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活着,他们敢上前,我们就杀人,天下人谁敢骂,就杀了谁!”

吕天霸冷声一笑,一边抚摸着身侧漆黑鳞甲的魔龙巨兽,一边满意的点着头。

嘴角浮现出一抹弧度。

就像先前所说的,吕天霸对于这位儿子,又爱又恨。

一方面是对他不择手段的枭雄之才喜爱,血隐门交在他的手上,是一百个放心。

另一方面对于自己却是巨大威胁,自己正当雄壮之年,却已经压不住他,隐隐要被他超过的趋势,连那位老祖也更看好自己的儿子,而不是自己,委实可悲。

对了,老祖!

想到了什么,吕天霸转身,朝着身侧一位雍容媚笑中年女子看去,微微行礼道:“老祖供奉,您看,这次不隐处理得如何?”

这位许些微胖,玉簪盘发的女子,赫然便是吕天霸爷爷的时代,便作为血隐门供奉的世外高人,返璞归真境绝世强者!

老祖宗看向远处山坡,一副满意之色。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成王败寇,此乃一届枭雄。”

随即,这位老祖供奉看向吕天霸,继续笑道:“虎父无犬子,比你还要有野心,你能根据血隐门秘密残迹,联系到无上魔神,但他,却是那个能与庚辰仙宗一决高下之人!”

吕天霸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白,白了又红,五味陈杂,不知该是什么表情。

只得尴尬一笑。

……

四周山野丛林中。

诸多大派,只是让后辈历练弟子加入天行道,却严禁老辈弟子加入其中,更不要说长老了,便是不想真正引发正魔大战。

甚至于曾经的庚辰仙宗,亦是如此想法。

然而出乎意料,事与愿违。

原本以为,只是江湖正魔小辈们的打闹,却因为万英木这位千年难遇旷世奇才领袖,外加其背后蛊惑魔鬼的引导,只是短短五年,已然势大。

甚至于!

江湖小辈竟将加入天行道,作为自己的试炼,以杀戮魔门弟子作为自己的宗门晋升资格。

如此一来,天行道一发不可收拾。

这已经不再仅仅只是正魔之间小辈的切磋认识,而是一场正魔之战的引火线!

曾经正魔之间的微妙平衡,早已被天行道打破,并且正在引发正魔大战,很可能将会酿成难以想象的恐怖后果!

“哼,果然是魔门中人,无耻之辈!”

山林之中,一位正门长辈对于魔门行径冷哼咒骂,身后弟子们同感,抿唇点头。

另一座山头。

“呼,虽然卑鄙,却总算制止了此次大战,否则天南武林的这场浩劫,恐怕在所难免了……”

一面是对魔门中人这般手段的愤怒,另一面则是侥幸之色,显然这人也不希望大战真的开启。

“大战虽然直至,但未来的江湖,很可能就将是这些小辈来主导了。”

……

天行道临时会议。

暂且不提四周山林中,各个名门大派暗中窥探之人,此刻聚集在这处的秘密会议帐篷内的众人,也都是从这些名门大派、各大世家中走出,传承一致,自然也是同长辈想法一般。

此次大战,将要就此结束,天行道众人草草而归。

毕竟,在天下人看来,若是因为自己上前,而致使这些无辜矿工农夫死亡,那么天行道众人便是罪人,便是刽子手。

相反,那些魔门中人,长年累月在骂声中度过,我行我素惯了,反而不会吸引天下人的愤怒。

这替天行道大旗,不好拿!

这便是人心向背。

“哎,不愧是血隐门少主,竟然用这般方式,虽然对其不齿,却也不得不说,果然是一方枭雄。”

“哼,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解了一时燃眉,却留下了万世骂名。”

“罢了,罢了……”

见众人沮丧神色,气势萎靡。

高座之上,万英木也揉着额头,对于吕不隐这般行径无可奈何,眉头皱成一团,双拳握得紧紧的,青筋毕露。

夏雨作为众人中,不起眼的一人,将众人的神色放在眼里。

作为蛊惑魔鬼,以隐匿者为目标的蛊惑魔鬼,在这种时候,也便是蛊惑魔鬼最恐怖的时候,往往一言一行,便能够扭转格局,另起乾坤。

相较于那些几乎摆在明面上的魔鬼们,这般无形之中改变世界人心思想运转的魔鬼,才是真正可怖。

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晚上睡觉出汗怎么办
血栓症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多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