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成道者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黄泉震动

2020-01-17 00:5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道者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黄泉震动

昏暗的岩洞里,篝火微微燃烧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周围的环境,也映照了咕咕的脸。

她脸色通红的昏睡在冰冷的石板上,瘦小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的样子,额头上浮有细汗,仿佛在做什么噩梦一般,发出了迷迷糊糊的梦呓声。

轻轻折断手上的树枝,仍在微微燃烧的篝火里,杀生成仁看了她一眼,随后平静的收回了目光。

这个时候,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现在了洞口,它嘴里叼着一只滴血的狼状生物,那流淌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它雪白的毛发,两者之间应该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搏杀,那只雪白的小兽自身也平添了些许伤势,有道道皮肉微微外翻了起来,已经结成了一条条狰狞的伤疤。

它微微看了一眼杀生成仁,然后走到岩洞的深处,开始处理那狼状生物。

因为那里有个方圆丈许的小潭,埋藏在地下里的泉水微微汹涌出来,早已经将数尺深的水潭填满。

它挥动着锋利的爪子将生物的腹部划开,腥气扑鼻的内脏混合着肠道露了出来,那小兽将狼状生物拖到了水潭之内,清澈的泉水在顷刻间被染红,有泉水不断溢了出去,沿着浅浅的小河道,朝着岩洞深处流淌而去。

它则是跳进水潭里,开始清洗那尸体,待将皮毛之物微微剥下来,它挑选了一块肉,用牙齿撕裂,然后跑到篝火前,用树枝穿好,放在火上烘烤。

这种东西它做的很熟练,与人类并没有太多的差别。

只是从本质上来将,它仍然是一只妖,而且是一只尚未完全成形的半妖。

杀生成仁饶有兴趣的看着它烤肉,微微问道︰“打算自己吃?”

“不,给咕咕的。”它摇头说着。

“那可惜了,她想要吃掉它,首先要有一口锋利的牙。”杀生成仁这样说着。

那白猫微微一愣,然后迟疑的看着他︰“但是……咕咕很厉害啊?”

“不。”杀生成仁看了它一眼︰“厉害的不是她,而是她身体里的东西,从本质上将,她与普通人一样,依旧会流血,会生病,甚至会死掉。”

“那……”白猫看着手上的烤肉,微微有些不知所措。

“将它煮成肉糜,让她喝掉。”他伸手指了指一旁陶罐,那白猫看了,眨了眨眼睛,微微明白了过来。

将尚未烤好的肉放在一旁的石板上,白猫双手捧着陶罐,去那岩洞的水潭处取水。

但是那水潭不仅已经被鲜血染红,还漂浮着一些生物的内脏油脂。

白猫神色怔了怔,忍不住用爪子挠了挠头。

“这里有。”杀生成仁微微开口说着,那白猫望了过去,才发现石板旁放着几个水袋。

神色懊恼的走了过去,将陶罐架在了篝火上,倒入半袋清水,然后将肉块放了进去。

杀生成仁坐在哪里,淡淡的看着那不断燃烧的火苗︰“去将那皮毛捞出来,晒干之后,可以做一件衣裳给她穿,今后可能会很冷,若是没有衣裳御寒,她很难会撑的过去。”

白猫听了微微一愣,本能的觉得他的话有古怪,但是杀生成仁已经不在搭理它了,白猫挠了挠头,只好来到水潭边,见那张湿漉漉的皮毛拖出来,放在洞口晾晒。

做完这一切,它蹲在篝火旁看着陶罐,偶尔看了一眼双眸紧闭的咕咕,眼里露出了一丝担心的神色。

毕竟,先前的那场大战,已经超出了它的想象之外了。

……

……

两天前,魔阎镇上空。

无穷无尽的黑色火焰汹涌进了咕咕的体内,恐怖的气息不断的散发了出去,整个天地都被这股气息所笼罩,犹如黑暗包裹,让大地陷入沉寂。

一朵黑色的火焰落到地上,掀起了滔天的火浪,将整个大地灼烧出了一个巨大窟窿。

她静静漂浮在那里,全身冒着淡淡的光芒,仿佛亘古不灭的神祗,弥漫着神异的色彩。

这一刻,天地皆寂,只有雷声在轰鸣。

丙三静静看着那黑色火焰,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那班书衡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额头那微微抖动的青筋,还是暴漏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几乎在她们察觉到的一瞬间,丙三与班书衡同出一辙的命人立马离开这里,其它手下虽然不明所以,但依然执行了这个命令,开始朝着远处逃去。

郁垒和神茶微微见了,相互对视一眼,顿时产生了一些不妙的想法,只是还未曾等他们想明白什么,一股恐怖的气息就已经彻底的笼罩了过来。

数十万里外的青山狱,一只巨大的竖眼从群山沟壑之间浮出来了,那竖眼通体呈漆黑色,仿佛一座巍峨的大山般,遮蔽了大片的苍穹。

它对准了阴山狱魔阎镇的方向,那竖眼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隙,有恐怖的神光呼啸而出,几乎在眨眼间就掠过了数十万里距离,出现在了魔阎镇上空,巨大的撞击声掀起了滔天的巨浪,犹如浪潮般能量溃散出来,空间寸寸崩裂,苍穹被撕扯开,仿佛化成了一片混沌世界,让整个天地身处在一片黑暗中。

这个时候,一道光芒从混沌中亮起来了,将黑暗吞噬。

身处其中的咕咕睁开了眸子,透漏出一股不属于人类的冷酷目光。

模糊而又庞大虚影渐渐的显现出来了,仿佛灭世之神般,对着那个方向隔空一指,整个虚空瞬间崩塌出来一个空间隧道,直接连同了数十万里外,出现在了那只竖眼的身上,没有任何声音传递出来,那巨大的竖眼被洞穿了一道数百丈宽的窟窿,如天河之水般的鲜血喷溅了出来,冲向了周遭的千山万壑。

那竖眼发出了晦涩难明的叫声,在天空中回荡,仿佛引起了一些家伙的回应,下一刻,整个九幽黄泉爆发了此起彼伏的恐怖气息。

北罗酆,几道气息交织,如汪洋般席卷了整个天地。

阿鼻狱中,一道庞大的身影微微站了起来,露出了一双恐怖的血眸。

黄泉路旁的泥浆中,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拨开了泥泞,裂开了狰狞的獠牙。

就连弱海深处的“浮岛”都微微翻了一个身,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整个九幽黄泉的深渊大泽,毒瘴弥漫之地,都在一瞬间变得狂暴了起来,恐怖的气息撕裂了真空,交织在魔阎镇的苍穹上,整个大地都变得扭曲了起来,魔阎镇被气机撕裂。

那神茶与郁垒面色一变,纵身跳入了地狱通道之中。

小乖则是瞪大了眸子,有些紧张的盯着上空︰“咕咕——”它微微开口叫着,但声音根本无法在半空中传递,因为空间被无数交织的气息封锁,仿佛连时空都在这个时候变得凝滞了起来。

一团昏暗的光笼罩了过来,小乖发现自己被人抓在了手上,它面色微微一变,却发对方竟然是木屋的那个主人。

他全身笼罩在一片昏黄的光芒里,目光若有所思的盯着半空,却丝毫不受外面恐怖的气息所影响。

那天空之中早已经一片混沌了,恐怖的气流在不断翻滚着,咕咕的身影已经看不清端倪。

小乖剧烈的挣扎着,它大声吼叫,那男子却皱了皱眉,挥手将它拍晕了过去,而醒来之后,已经与咕咕身处在这个岩洞之中了。

……

……

看着昏迷不醒的咕咕,小乖微微有些着急,但是它根本不清楚咕咕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什么办法让她醒过来。

它微微瞥了一眼杀生成仁,微微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着﹕“她……她大概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知道。”杀生成仁倒了一碗清水,微微饮了一口︰“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也有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

“那她……到底怎么了?”小乖了一眼咕咕,又看了他一眼问着。

杀生成仁则是放下陶碗,微微眯起了眼睛︰“某个家伙动用了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想要完成蜕变,但是一群站在世间顶端的家伙打扰了“她”,让“她”前功尽弃,以至于在“她”最弱小的时候,发生了些许变化。”话语顿了顿,他继续说着︰“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对于她来说难以估量,所以她现在昏迷不醒,总的来说,还算是一件好的事情。”

他这样说着,小乖倒只是听懂了少许,它懵懵懂懂的眨了眨眼睛,还是稍稍有些迷糊的看着他。

杀生成仁则是站起身子,伸手掸了掸身上衣袍︰“我要出去一趟,大概要一天才能回来,这段时间里,你最好不要离开这儿。”

“为什么?”小乖微微愣了下,有些不明白的问他。

“为什么?”杀生成仁眯了眯眼睛,面无表情的说着︰“因为有很多人……想要她死!”

“想要……她死?”小乖瞪大了眼睛,神色微微的怔了怔。

它有些搞不清楚,一个从未与人结怨的小姑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她死呢?

纠结的蹲在哪里想着,杀生成仁已经离开了岩洞,那火光仍然剧烈的燃烧起来,不断烘烤黝黑的陶罐。

“滋滋滋”的蒸汽声微微打断了小乖的思绪,它回过神来,又往陶罐里加了一些清水,用来延长陶罐煮沸的时间。

几个时辰过去了,那快肉已经被清水煮烂,微微化开的肉糜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气,甚至连那汤汁都已经变成了乳白色。

它又往里面填了几次清水,然后就缩卷在咕咕身旁,默默的想着什么事情。

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经历过的东西太离奇,它一直都有很对疑惑闷在心里。

只是这些问题那个人类或许知道一些,却没有耐心回答它,想必天后也应该会知晓一些东西。

它这样想着,脑子却开始变得混沌了起来,眼皮一点点的闭合,最后慢慢的沉睡了下去。

当小乖醒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大亮了,它微微抬起头,却没有发现原本躺在那里的咕咕。

小乖吓了一跳,立马站了起来,它沿着岩洞内找了一圈,却依然没有找到咕咕的踪迹。

“咕咕——咕咕——”

它高声叫着,依然没有声音回应它。

小乖心中一沉,顿时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顾不得那个人类的告诫,它跳上洞口的石阶,朝着洞口外跑去。

这是一座光秃秃的荒山,只有聊聊几颗黑漆漆的小树迎风晃动着,视野之中,都是岩石遍地的场景,哪怕站到高处,也根本望不到下面全部状况。

它微微有些着急,沿着荒山的半山腰朝着下边窜去,找了近乎一个时辰,却连咕咕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它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什么生灵在它熟睡的时候进入了岩洞,将咕咕带离了这片区域。

它这样想着,心里却变得更加着急了起来,又寻找了一阵,没有丝毫线索,它沿着原路返回,向看看岩洞内是否留下什么生灵进入的痕迹。

只是刚刚进入岩洞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影子就蹲在篝火旁,她用手拿着一只木勺,小心翼翼的在陶罐里舀着肉糜送到嘴里大口嚼着,一边嚼着,还一边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嗯嗯”声。

“咕咕——”小乖愣了下,微微站在那里看着。

那身影偏过头来,微微有些疑惑的看着它︰“小……小乖?”她有些不确定的问着,那微微眨着的眼眸,让小乖生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果然,它听到咕咕问︰“小乖,你怎么会说哈的啊?还有,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啊?父亲呢?还有大哥、二哥、王婶婶、伍爷爷他们呢,他们又去哪了啊?”她伸着脖子看了小乖身后一眼︰“刚才你在睡觉,我出去找他们了,却没有找到,难道他们又去找吃的了?自从清河村被毁之后,咕咕已经有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看……”她指着陶罐里的肉糜汤︰“父亲他们又弄到肉汤了,我一会儿给你盛一点儿,你偷偷的喝,否则父亲他们回来看到了,咕咕就惨了呢。”

她缩了缩脖子,仿佛只记得来到魔阎镇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了。

看到她这种样子,小乖的鼻头莫名一酸……

……

……

PS︰本书首发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未完待续。)

上饶协和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四川生殖医院刘嵩
滨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呼和浩特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