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32.石中疯语

2019-12-04 13:0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32.石中疯语

从霜巨人和黑暗精灵的入侵之后,本来已经一片混乱的地球,突然就像是迎来了一段时间的安宁期,整整4个月,除了天剑局对东瀛神魔们的行动之外,整个世界好像是突然间就恢复了原本的轨迹,没有外星人入侵,没有越界者,没有搞风搞雨的混蛋们,就连那些躲在黑暗里的爪子,也似乎被它们的主人们很好的收敛了起来。

一时间让赛伯闲的都有些无聊了。

“老爹,我们又来看你了。”

穿着白色长裙的凯瑟琳俯下身,将一束花放在了老爹的墓前,她伸出手,抹了抹冰冷的墓碑,眼睛完成了一条弧线:

“今年罗宾没办法来,他在一个神圣的地方接受训练,估计得8年后才能回来呢,不过别担心,他总会照顾好自己的,赛伯也在哥谭哦,不过他今天去忙了,你知道,他总是不喜欢说太多话,还有些神神秘秘的事情要做,但我知道,他也很想你,我还知道他晚上经常一个人到这里来和你说话,有很多话,他大概只会对你说吧。”

魔鬼帮的大小姐温柔的将手指在墓碑上滑动,就像是抚摸着老爹的脸,哪怕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那个总是会在赛伯眼前维护她的老头子的脸从未变过,她还记得她被赛伯带回老枪酒吧的时候,老爹对她露出的那个温和的笑容。

躺在这里的,永远是她最亲的人,他哪怕已经离开了世界,但却依然在给活着的人希望和减持前进的信心。

“凯文也回来了,老爹,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凯瑟琳有些微微的苦涩,但她并没有看到,站在她身后本来在啃苹果的凯文,在这一刻,那张总是笑嘻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茫然和无措,似乎有种隐隐的情绪在他残缺的灵魂中涌动,想要让他说些什么。

“这...这是谁?凯瑟琳...”

凯文低声问到,凯瑟琳扭头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老爹,你的亲人之一。”

“谁杀了他?”

凯文手里的苹果被扔在一边,这个心智并不完全的人在一种特殊的情绪驱使下握紧了拳头,认真的说:“我去给他报仇。”

“没有谁杀了老爹。”

凯瑟琳的心情有些失落,她摇了摇头,站起身,帮凯文擦掉了嘴角的碎屑,轻声说:“老爹离开这世界的时候很安详,他就睡在这里,所以我们要保护好这座城市,明白了吗?凯文?”

“恩,保护好哥谭,我明白了。”

凯文顺从的任由凯瑟琳牵起他的手,小丫头回身对眼光下的墓碑挥了挥手:

“老爹,下个月再来看你。”

而就在他们转过身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个来看望老朋友的人,凯瑟琳隔着好远,就对那个稍有些佝偻腰的中年人挥着手:

“戈登,好久不见了。”

“哦,是你啊,小丫头,芭芭拉昨天打还问到你了。”

戈登局长看到了凯瑟琳,他嘴角泛起了笑容,他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又顺手把一块糖塞进了凯文手里:“克里斯蒂安如果还在,看到凯文平安归来,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嗯啊。”

凯瑟琳应了一声,等到戈登将两束花分别放在老爹和他死去的妻子墓前之后,他们一起走着离开墓园,一路上三个人说着话,看上去倒更像是一家人。

“对了,凯瑟琳。”

在分开的时候,头上已经满是白发的戈登局长随口问到:“我之前就听说,魔鬼帮那里有复活死人的方法?是真的假的?”

“恩?你问这个干什么?戈登,你也想加入魔鬼帮吗?”

凯瑟琳坏笑着问到,戈登局长摇了摇头,严肃的推了推眼镜:“不,我只是担心这方法外泄,被一些有心人利用,说起来,你们真的有,对吧?”

“恩,有是有。”

戈登算是克里斯蒂安家族的老朋友了,所以凯瑟琳也并没有想着隐瞒,她低声说:

“但是条件很苛刻,需要将死者保存完好的灵魂,以及还未腐朽的身躯,而且生命和死亡的禁忌不是那么好跨越的,即便是被复活,身体机能也会被损伤,基本上就只能像个体弱多病的人一样活着,不过这一段时间那个仪式出了问题,可能要等到很久之后才能继续运行了。”

说完,凯瑟琳还拍了拍胸口,保证到:

“它并不会外泄,戈登,除了赛伯之外,没人能找到那个仪式的主持者。”

“恩,那就好,赛伯做事我还是放心的。”

戈登满意的点了点头,推了推眼镜,然后对凯瑟琳挥手告别,但是在回过头的那一刻,一抹深沉的失望在戈登局长眼中一闪而逝。

“灵魂...我没有,躯体...没有了...我该怎么救你啊...”

另一边,在那个海底的山洞中,赛伯正在执行自己每个月一次的监控任务,古一留下的封印很稳固,前三个月都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赛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次也不会出问题,不过就在他进入山洞的时候,他却意外发现,那石块上的封印符文,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熄灭了13个。

尽管对于那足有上万个符文的封印来说,13个符文不算什么,但这个情况还是让赛伯第一时间就认真了起来。

但就在他摸出符文石,准备联系古一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却在他脑海里响起,非常突然,就像是当初查尔斯教授用心灵力量侵入他的精神一样。

“你...对,就是你,我命令你,解除这个封印,释放伟大的死亡女神海拉!”

“恩?!”

赛伯回过头,看着背后的封印石,他突然来了兴趣,放下手里的金色符文石,他靠近了那封印,在闪耀着火焰的光芒中,他能隐约看到那一丝黑暗气息的涌动。

“你是谁?海拉?那是谁...等等,我记得那本神话书里说过,你是洛基的女儿?”

“洛基是谁?我不认识!”

那个沙哑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但偏偏她似乎又要耐着性子,就像是对一个非常看不上眼的家伙,又偏偏要讲述很多秘密的那种情况,她沉声说:

“把我释放出来,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哇哦,口气真大。”

赛伯抿了抿嘴,他想了想,对那个自称是死亡女神的声音说:“我想要世界和平。”

“简单!”

那个声音似乎有一丝疯入骨髓的癫狂,在赛伯说了要求之后,她满口答应到:

“全杀光了就不会有战争和纷争了,听听,死亡的死寂才是真正的和平所在,放我出去,我帮你杀光这个星球所有的人!这很简单,非常简单!”

“呃...这个方法倒是足够简单粗暴。”

赛伯摩挲着下巴,他的神色古怪,这封印石里,怕不是封印着一个神经病吧?

几秒钟之后,他又试探的问到:

“你被奥丁关在这?你和奥丁是什么关系?”

“奥丁!对!奥丁!!我记得这个名字,他是仇人!他是必须干掉的对手,我会杀了他!我要杀了他,然后统治阿斯加德,我要带着我的军团征战到群星之末,把我的名字刻在最闪耀的星星上...我要杀了他!你见过奥丁吗?他还活着吗?”

那个声音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癫狂的吼叫着,她似乎急切的想要知道关于奥丁的消息,赛伯本来想直接告诉她,但他的眼睛转了转,便开口说: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应该是个阿斯加德人,所以你们会把这地方称为米德加尔特,1000年前阿斯加的人就离开了米德加尔特,从这里去阿斯加德几乎是凡人无法跨越的距离,我的消息来源可是很贵的,等价交换,你明白吗?”

“啊,贪婪的家伙!”

海拉不屑的骂了一句,但很快她就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心,一个被关了1300年的家伙也是足够惨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外界的消息,她迫切的想要引诱眼前这个人将她放出来,于是她很快转变了态度。

“但我并不讨厌贪婪者,只需要一点点付出,就能驱使你们去做很多事情...所以你想要什么?等等...我感觉到了,你身上有恶魔气息,你和恶魔做交易?真是个大胆的凡人呢,在我那个时代,你这样的家伙会你的同胞被绑在柱子上烧掉,哈哈哈哈。”

“我和恶魔做交易很好笑吗?”

赛伯的表情冷了下来,他作势要拿起那金色符文石,果然,海拉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

“见鬼,把那玩意放下!我只是说,我知道我要用什么和你交易了,恶魔们对于灵魂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而我...我手里有很多灵魂...多到你不敢想象的英勇灵魂,来吧,来做交易吧,一个灵魂,一个回答!”

“恩,听上去不错的样子。”

赛伯摩挲着下巴,他开口说:“我要最好的那些!别拿残次品欺骗我,你要明白,处于你的处境之下,一个愿意,并且有能力和你交易的凡人,是很稀有的。”

“当然,我给你最好的!”

海拉沉声说:“我给你女武神的灵魂!听说过吗?奥丁最强大的武装侍女,我这里有12个!但这些小可爱们就很昂贵了,如果你要她们...10个问题换一个!另外,别试图用谎言欺骗我,就凭你...还瞒不过死亡!”

“咳咳,5个换一个,你问吧。”

赛伯的手指跳动着,他的讨价还价并没有被海拉拒绝,看上去她真的不在乎这些强大灵魂的外流,片刻之后,海拉的问题飞快的映射到了他的精神世界里。

“奥丁和阿斯加德的近况如何?”

“半年前,神之眠中的他差点死在他的次子洛基掀起的叛乱里,阿斯加德被黑暗精灵和霜巨人入侵,险些被永暗吞噬,然后被至尊法师逆转,现在已经恢复了秩序,最少表面上是这样。”

赛伯如实回答,当然,他不忘加了句话:“还有,这算是2个问题!”

“无所谓了!他活着就好...只有他活着,我才能亲手杀死他,我才能感觉到那长剑刺穿他心脏的复仇滋味...啊,太美妙了,想想都让人全身颤抖!啊...第三个问题!”

海拉就像是个病态的疯子一样呻吟着,她飞快的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阿斯加德的人们还记得我吗?他们还记得不败的统帅,死亡女神海拉吗?”

赛伯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阿斯加德的所见所闻,他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名字,我也没见过有什么壁画是讲述你的,你知道的,阿斯加德的壁画很多,几乎每个有名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壁画。”

“啊!懦夫!杂碎!混蛋!小偷!老鼠!他窃取了我的荣耀!他隐瞒了我的存在!该死!该死!!我要杀了他!我要杀光他们!”

海拉疯狂的吼叫着,那带着黑暗气息的精神力让赛伯的精神空间都有些不稳,仅仅从这一点

,就能看出海拉的强大,但这个疯癫的女人似乎还没有失去理智: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我出来?”

“我不会放你出来!不管怎么样!”

赛伯摇头否决这个提议,最少在古一还在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冒这个险,但这个回答似乎就在海拉的预料之中,她在这一刻又从疯癫变得睿智起来,她沉声说:

“你需要灵魂,我能感觉到你的渴求,但凡人的灵魂怎么比得上阿斯加德的神灵...我最后一个问题,或者说,最后一个要求...不要将我能和你谈话的实情告诉给那个强大的法师,隐藏这件事情...”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

赛伯玩味的眯了眼睛,他把玩着那个被海拉从13颗熄灭的符文里扔出来的灵魂:“你就这么肯定我最终会和你达成某种协议?”

“呵呵,相信我,在我征战群星的时候,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你叫赛伯对吧?恩...以战刀为名的人,你这样的人是不会甘愿一辈子屈居人下的,你有需求,我能帮你,而且以现在的我,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了,你看,你随时都可以呼叫那个法师来重新封印我,主动权一直掌握在你手里。”

“如果是这样,你还怕什么呢?你我之间的交易,永远是对你有利的!既然是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说得好!”

赛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但我拒绝!我从来没有和一条隐匿在黑暗里的毒蛇做朋友的习惯。”

他晃了晃手里沉睡的灵魂:“你看,这样危险的交易,做一次就好了,你真以为我是那些为了力量不顾一切的疯子吗?”

“砰”

符文石被捏碎,但在他捏碎符文石的前一刻,古一的身影就从他旁边的空间里走了出来,她看了赛伯一眼,又看了看赛伯手里的灵魂,至尊法师挥挥手,13颗熄灭的符文顷刻间重新点亮,而且还有一层更厚重的魔法力量缠绕在了封印石表面,将它死死的困在其中。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泉州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欧亚医院
贵州哪里看癫痫病最好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好
昆明哪里可以治疗妇科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