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龙魄原型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 着装一新的蕾米莉娅

2020-01-17 02:2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 着装一新的蕾米莉娅

在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与漆黑的夜幕掩盖下,一队人骑着高头大马,马蹄轰轰地沿着雾之湖湖畔边缘的小路望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卷起了一阵白花纷飞般的雪雾。

这一队人正是前去奔赴红魔馆晚宴的冯龙德等人,他们或骑着不死战马或骑着北地战马,所有战马的马鞍后侧都有着背囊,上面装着武器与一些他们各自需要携带的东西,比如说像阿道夫就拿了一些书籍,以及朱衡宏这货是在自己的北地战马上扛了不少从冯龙德那里得到的零食与饮料,后者纯粹是对现代社会里的食物嘴馋......

参加红魔馆的宴会还需要携带武器主要是为了路途上的安全,虽说冬季的到来不仅意味着人类居民减少了外出活动,同样也代表了妖怪妖兽怪物也是如此,但这不能说明野外环境就非常安全,因此冯龙德等人除了人人都腰间的武装带上佩戴了一把骑士长剑之外,在各自胯下的战马携带的背囊里塞了自己所习惯的称手武器,而亚尔曼等十一名卫队骑士依旧是左手挎着钢制鸢尾盾与缰绳、右手高举着钢制超长骑枪的武装方式,腰间的武装带上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冷兵器,可谓是人型武器架......

冯龙德没那么夸张,虽说他骑乘的那匹专属的不死战马是所有被转生的北地战马里最为高大雄壮的,但他携带的武器也仅仅只是腰间武装带上佩戴着的骑士长剑与背在马鞍后侧背囊一侧的那把斧型戟,剩下携带最多的却跟朱衡宏差不多,基本上全都是各种吃吃喝喝的东西......当然了,为了在这场所谓的晚宴别太无聊,他还携带了一些书籍与电子产品,比如说笔记本电脑与什么的......

来到幻想乡已经快将近一年了,不过冯龙德的那些宅向爱好依旧是在他的灵魂内根深蒂固,每天忙活完大大小小的事务与训练后,看看动漫打打游戏是他打死也改变不了的休闲方式,只是他还分得出轻重。不至于跟以前还是肥宅那会儿只关注这里了——其实说穿了,当一个人真跑到自己以前追过的哪个动漫里或者游戏里去了,依旧只关注以前相关方面的动画漫画实属罕见,像冯龙德这种绝大多数时间参与其中并为此每天焦头烂额的反倒是相当常见的情况。

这次赴宴冯龙德依旧是没有用自己的空间戒指来携带东西。而且他个人决定以后除了能确认绝对安全的场合之外,再也不用空间戒指仅仅来充当自己的私人便携背包了:空间戒指的最大作用是用来快速存储海量物资并方便快速转移,而属于他的那两枚空间戒指除了平常需要回到德岛市的时候用来周转海量的生活物资与现代化物品之外,平常就是躺在物资仓库里闲置着;就算是平时,冯龙德也不敢戴着招摇过市。毕竟空间戒指本身比较脆弱,陷入了战斗后他可没工夫分心在空间戒指上,到时候真要是空间戒指出了什么三长两短,那就是战斗打赢了冯龙德也得哭死......

因此冯龙德把自己的两枚空间戒指彻底交给了自己的老妹卡洛琳,并告诉了她自己的灵魂波动频率,以便于卡洛琳能跟使用她自己的空间戒指一样来使用这两枚;除此之外,冯龙德也让卡洛琳将其中一些数量比较多的现代化产品拿出一些样品来进行分析,看看能不能改变供能方式以便于被元素塔提供的元素能源进行充能,或者被条顿营地自己的生产线能批量地生产出来。

这倒不是冯龙德有想着把魔改化的现代化产品卖到全幻想乡去:就凭着自己上头还压着八云紫这种随时随地监控着幻想乡状况的妖怪大贤者以及她谨慎地关注着各种人与物品进入幻想乡的状态来看,他不可能满幻想乡销售这些现代化产品去;不过如果仅仅只限于条顿营地的自给自足以及售卖一部分产品到其他的妖怪势力比如说像妖怪之山这种妖怪聚居地。或者卖给一些有这方面需求的个体那里,比如说人间之里的v家以及一些来到这里居住没几年的少量外界人类这几种相当有限的群体的话,八云紫估计倒不会怎么管,自己这边也能有一笔比较稳定的进项——只要掐住了自己独有的制作流程与能源供应,这可是一条源源不断的生财途径。

但这同样是需要长期投入并不断研究建设的项目,冯龙德目前来钱最快的方式还是剿灭外界人类军队进行掠夺物资、灵魂与躯体,其余的也都是需要长期投入才能见效的,因此只能依靠以战养战的方式维持着现在的财政进出,并尽快拥有几套稳定的财富进项来源,不然就凭借着条顿营地现在越来越快的发展速度。财政方面迟早有一天会撑不住的。

扶了扶自己的大檐帽把上面开始累积出来的积雪抖掉之后,冯龙德自嘲地叹了一口气后继续加快了胯下不死战马的速度:他很清楚自己有一个无语的习惯就是似乎什么时候脑子或者说灵魂都闲不住,不是想着比较严肃正经的事务就是考虑相当奇葩二*的坑事,除了睡觉之外。冯龙德几乎是全天24小时都想着各种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事情,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其实这并不是很奇怪,但凡普通人类也都会这么样,只不过冯龙德的水平在于他很多需要干的工作能在这种胡思乱想中就解决了,能节省不少时间用在其他事务上;再说这也是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之一,平常冯龙德除了练战技打游戏看动漫阅读书籍之外也就是靠这个耗费自己的休息时间。只不过和常人比起来他想到的东西比较多罢了,而且能派上场的东西也相对多一些。

就这么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冯龙德等人沿着小路狂奔而去,很快,红魔馆外围的那一层围墙就清晰可见。

“呦,又是你们,好久不见了。”几乎等同于门柱子外加门神的红美铃冲着在大门前翻身下马的冯龙德等人打着招呼,“没想到你们这次居然穿着相当正式的衣服?看起来和制作我身上这身双排扣双襟大衣的是同一家裁缝店吧?”

“这次有准备时间,根据你们家女仆长的建议到人间之里找了不少裁缝店与衣行订做了专门的衣服。虽说是军礼服与军大衣,不过也比穿着铠甲正式多了。”冯龙德用汉语向红美铃回答道,然后把身上军大衣上的雪花都抖索干净,“不过话说回来。你就一直在这儿杵着?”

“因为我是门卫嘛,所以只能这样喽。”红美铃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无奈的姿势来,“平常还是挺无聊的,不过等村子那边有什么节日庆典的话我也能放放假和大小姐她们一块儿去......还好的是这边也同样会过大年,只不过有很多地方偏差性还是有的。不过也总比没有强。”

“甭管是华夏人、华夏妖怪还是在华夏生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在这里毕竟是少数。”冯龙德耸了耸肩,“你能那么长时间杵在这里当门卫还真是相当有耐心......期待能看到你在村子闲逛的时候,你的处境换成我们中随便一人估计没几天就撂担子不干了。”

“习惯了习惯了,只不过需要昼夜不停地看守,我也只能逮功夫就眯一会儿补充补充精神,只不过似乎每一次都会被咲夜逮到。”红美铃苦笑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一般地继续说道:“我似乎也跟你聊得有些太久了,现在vocaloid家族全员可都提前来了,就差你们了......话说。vocaloid家族她们的人可真够多的,也就是实在女多男少了点,不过各个都太美型了点,猛一看还不一定能立刻判断出来是男是女......”

“v家人很多?她们这次来了多少?”冯龙德有些好奇,他记得上次在博丽神社的宴会中见到的也就是初音等几位特别耳濡目染的歌姬,早先去v家别墅的时候他见过的v家歌姬数量也相差不大,就是那老几位,这人多的说法从何而来?

“具体没怎么说,不过少说也四十多个将近五十个左右吧?”红美铃想了想后回答道,然后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们真够多的,来的时候那人数规模跟你们那次参加博丽神社的宴会时差不多,我前面看架势还以为是你们来了呢。”

冯龙德:“......”他还真没想到v家如此多子多孙......呃,反正是人挺多的。他记得以前自己还在追v家歌曲的时候看过一份资料,说vocaloid歌姬连官方带亚种一起算上的话,足足得有一千四百六十二个之多......还好就目前来看,现实情况里的v家也就四十多个,真要是将近一千五的话,那么v家全员来参加红魔馆的晚宴估计看上去更像是来砸场子来的......

“......果然我还是话太多了吗?抱歉了。”见冯龙德没吭声。红美铃还以为冯龙德对于她有些话唠而感到无语,急忙道歉后指了指门内,“大小姐和帕秋莉大人她们还是在入口处等着你们,不要迟到了——现在参加晚宴的人好像就差你们没入场了,赶紧吧。”

“再会。”冯龙德点了点头,然后往身后招了招手,所有人跟着他朝红魔馆入口处的馆门走去。

熟门熟路地走进长廊内,冯龙德等人很快就看到了和以前见到时没什么两样的帕秋莉与十六夜咲夜,还有那个看到自己总是畏畏缩缩的小恶魔——说实在的,冯龙德到现在都挺纳闷小恶魔这个魅魔使魔为什么看到自己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难道说真跟卡洛琳曾经给自己讲述过的那段湮灭深渊曾经入侵过远望位面的伊利布大陆东北方并跟那时候的条顿骑士团国交过手的历史有关系?

扫了一眼红魔馆的各位,冯龙德等人就看到了她们的主人,蕾米莉娅.斯卡雷特;不过当冯龙德看到她的时候,却大吃了一惊。

依照冯龙德的既定印象,蕾米莉娅这个萝莉吸血鬼一向是保持着那身带着樱红色线条的白色洛丽塔洋服外加在其穿戴者右侧装饰着红色缎带的贝雷花苞帽,然而他却看到了她几乎全身上下换了一身行头:蕾米莉娅头上戴着的贝雷花苞帽没有变化,但她换成了一身鲜红色的露背礼服,身后的裙摆部分是纯白色的百褶蕾丝裙摆,与露背礼服本身的裙摆连接在了一起;蕾米莉娅细长的脖颈上围着一个贴近脖子的类似围脖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这玩意儿明显是绸缎与蕾丝质地的,跟围巾没毛关系;双肩靠近下腋的肩头附近穿着一双独立的白色泡泡袖,并且洁白的如玉双臂上戴着一双带有白色蕾丝边的红色长筒露指手套,修长的双腿外裹着一层薄而半透明的漆黑色丝袜,双足上蹬着一双漆黑色的带有血红色缎带蝴蝶结的高跟皮靴。

蕾米莉娅这一套现代露背礼服的打扮远比以前的常见服饰要露r得多,光滑的后背上直接毫无阻碍地伸展着那一堆漆黑色的小小蝙蝠翅膀;而且与以前的装扮相比,蕾米莉娅现在给人的感觉似乎更加威严了一些,不过副作用就是她本身的萝莉身材同时也带给观看者一种类似元气满满的感觉,就如同......呃,小姑娘偷偷穿妈妈的高跟鞋与衣服,还试着涂口红化淡妆的那种感觉。

阿道夫与朱衡宏那三名连队长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冯龙德、卡洛琳与亚尔曼等卫队骑士看到蕾米莉娅的装扮后却皱起了眉头。

原因很简单:蕾米莉娅这一身露背礼服的正面,在贴近两腿根部的两侧裙摆上,血红色的底色面料上描绘着漆黑色的条顿十字架,一左一右相当对称,并非常显眼;除此之外,蕾米莉娅脖子上那个类似绸缎加蕾丝质地的围脖上悬挂着一枚深灰色的铁十字挂坠,还在轻轻地左右摆动着。

一个吸血鬼居然会想到在自己的衣服上描绘着十字架的装饰?甚至还带着铁十字架的挂坠?结合到以前自己在上次红魔馆宴会中看到的斯卡雷特家族画像与从帕秋莉那里得知的斯卡雷特家族秘史,冯龙德感觉自己仿佛是要陷入了一个大坑之内。

“各位条顿骑士、以及条顿勇士们,欢迎来到红魔馆。”嘴角洋溢着微微的笑意与小巧的尖牙,蕾米莉娅施施然地行了一个淑女礼,“祝你们能拥有一个愉快的夜晚。”未完待续。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的电话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电话
北海治疗睾丸炎费用
淮安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上饶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