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零剑星之刻 第六百六十六章 迟来的万刃之樱

2020-01-13 15:46: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零剑星之刻 第六百六十六章 迟来的万刃之樱

这片天空让菲儿感到有些陌生,她从小就在刻满了银色铭文的天幕下长大,对于她来说,那些铭文已经成为了珍贵的记忆,但是恐怕以后再也见不到那样的光景了。,

“菲儿!不要发呆,敌人就在后面!”冰瞳的声音唤醒了望着天空发呆的菲儿,她立刻回过神,驾着马来到了和冰瞳平行的位置。

“呲――”

通话器里传来巨大的噪音,冰瞳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军营的方向,那里闪过了一记亮黄色的光,但是身后的敌人却还紧追不舍,看来月星已经得手了,接下来就是将剩余的敌人引到峡谷里进行歼灭。

与此同时,通话器中又传来另一个声音,那声音粗犷洪亮。

“偷袭这里的军营吗?早就料到你们有这一手,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海丽薇贵族的那个大魔导师少女吧?哼,运气不错嘛,遇见了你这样的对手。”

“月星?你那里怎么了?”冰瞳的心一下子坠到谷底,如果在半小时内她没有赶到峡谷的话,她们和这五十人的小队就会葬身在那里了!

“冰瞳,不好意思,我有些大意了。”通话器里传来月星的声音,她的魔力不知道还够不够用,希望对手不是什么太强的家伙,不过能在艾利司尔特之炮中存活下来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弱呢?

“能解决他吗?”

月星迟疑了一会儿,道:“我尽力好了,原先的计划先取消,之后我会再联系的。”

月星很匆忙地挂断了通话,没有她的话峡谷的计划只能临时取消,菲儿从她那里的通话器已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急忙问道:“冰瞳姐姐,现在该怎么办?”

冰瞳也一副愁眉莫展的样子,她显然没有多考虑军营里会出现的敌人,如果再稍作假设的话说不定就不至于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

“该死……掉头回弗罗多!”

“可是回城市里的话……”菲儿虽然不情愿,但是不得不跟着冰瞳调转马头。

“放心好了,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在街道上的。”

身后的敌军大约有三四千人的样子,冰瞳只能在马背上朝后面释放着冰棱阻碍敌人的前进,但她的魔力也早就见了底,气喘吁吁的样子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延缓魔术,展开!”

地面是魔术师最好的魔术道具,但菲儿主修的魔术是火焰,说实话,她对土元素的魔术一窍不通,只能靠从魔术书里学到的一星半点儿知识勉强进行着术式的展开。

“菲儿,能用传送魔法吗?”

“我的精神集中不起来,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休息了,魔力的控制很不稳定。”

“也是啊,算了,就这样一路逃回弗罗多吧。”冰瞳还在勉强着自己向身后释放魔法,队伍中的魔法师也跟着一起攻击着敌人,但是在漫长的行程中,五十人已经有将近十名战士被敌人的魔法击中落马,没有人敢去救她们,那样只会让队伍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与此同时,赛玛利亚大陆的各处外防线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战争,这里只是陷入战争的外防线之一,王城的其他将军和大臣们也在大陆各地共同作战,只不过战报至今为止只有失败。

经过几十分钟的逃亡,敌人的军队已经落后很多,冰瞳的魔力彻底用光,硬撑着疲惫的身体驾着战马。

“冰瞳姐姐,你没事吧?”

“各种意义上……糟透了……”冰瞳就连说话都没有了多少力气,伏在马背上恢复着体力和微不足道的魔力,“离城市还有多远?”

“快到了,可是冰瞳姐姐真的打算把那些敌人引进弗罗多吗?”

“没办法了……”

后面的队伍只剩下了六七人,果然五十人的小队还是太勉强了,这次的葵百合作战不知道能否成功。临近城市时,菲儿却突然停了下来,在疲惫不堪的冰瞳伏在马背上昏睡过去之际绕到了队伍的最后企图阻拦联合军的敌人进入弗罗多。

联合军在弗罗多外的军营已经被艾利司尔特之炮摧毁了三分之二左右,偌大的军营里也只有一名健壮的男人存活了下来。他的身上穿着锃亮的银甲,呼吸如同公牛一般,整个人都透着危险的气息。

“中了艾利司尔特之炮的人不可能还活着。”

“稍微动些脑子啊,大魔导师小妹妹,你应该知道有一种魔法叫做硬化魔法吧?”

月星皱着眉头打量着男人身上的铠甲,经过艾利司尔特之炮的轰击之后竟然连一点刮痕都没有!

“那么,在交手之前先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是贵族最起码的礼仪。”男人从月星的动作上看出了她已经开始不耐烦,刚才引走其余兵力的两个人和她应该有着某种计划,必须阻止她们会面才能为联合军赢下战争打下基础。

“海丽薇??月星,你那副铠甲,好像是莫顿大陆费斯拉公爵的遗物吧?”

“呵,不愧是大魔导师,连这个都知道。不错,这副铠甲是祖上的遗产,现在传到了我的手上,知道吗,这身铠甲经历了上百个年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丝刮痕,所以被称为甲胄中的王者。看来也该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好好记住吧,波尔特??费斯拉,费斯拉贵族的第九任掌权者!”

“哼,第九任的掌权者只不过就是个看门的嘛。”月星嘲讽道。

“什么……”波尔特紧咬牙关,手里的巨剑猛然间从高处落下!

“轰――”

“身手相当笨重呢,怪不得没有人能伤到这副铠甲。”月星笑着看了一眼铠甲之间的接合处,同时将暮月的禁力凝聚在了手中,“杀掉穿着这副盔甲的人根本就不用对盔甲本身造成任何伤害嘛!”

一记亮黄色的电刃顺着铠甲的接合处缝隙刺了进去,鲜血四溅的同时波尔特的脸上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哧――”

“呃啊!”

月星重重地从暮月上摔了下来,她的右手一直捂着自己的腰间,但是根本没有任何血液从这伤口里流出来,她瞬间明白了那副盔甲的厉害之处,幸好刚才自己没有从勃颈处下杀手,不然现在死掉的就是她了!

“连接对手身体的盔甲吗……”

“该说你幸运还是反应快呢?通常都会选择攻击最致命的地方吧?”波尔特用手指蘸了一些从铠甲上流出的血液,慢慢送进嘴巴里吮吸着,“果然少女的血味道最好了!”

“你这变态……”月星用魔力治愈着腰间的伤口,直到那副铠甲不再流出血液。

一般能够连接对方身体的魔法道具都有着看不见的魔法线作为媒介,如果能够找到那些线就能破除铠甲的能力,但是作为一副流传了上百年的魔法道具来说,那种东西根本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闪电的王座啊,释放你最强的力量!艾利司尔特之炮!”

波尔特愣了愣,这术式完全没有瞄准他的意思,只是朝空旷的地方射了一炮。

“喂,怎么了?不敢出手了吗?”波尔特似乎猜到了月星的想法,笑道:“你不会打算用自己的魔力冲散铠甲的魔法线吧?哈哈哈哈!”

“你这变态笑什么?!”

“算了,告诉你好了,我的铠甲和你的身体一共有着三千六百条魔法细线,而且必须同时切断它们才能破坏术式,那些魔法线的再生速度可是很快的,所以说你还是放弃那个愚蠢的念头吧。”

“还有……也差不多是时候让这场战斗结束了,你对于联合军来说也是不小的威胁。”

波尔特说着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他慢慢将匕首的刀刃伸进手甲的接合处,大声笑道:“不过我可不打算让你就这样死掉啊!少女的鲜血,还是要多储存一些的好!”

“你说什么?”

“扑哧!”

匕首刺穿了波尔特的整个手腕,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而这疼痛也通过魔法线传到了月星的身上,现在匕首刺穿的不是波尔特的**,而是她!

“你这混蛋!”

“千万别动,让我看看,下一刀该刺在什么地方呢?”波尔特慢慢悠悠地寻找着下一个入刀口,月星的脸上也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波尔特折磨到死!

“就是这里!”

“呃啊――”

十分钟后,月星慢慢跪倒在地上,她的魔力根本不足以治愈满身的伤口,血液已经染透了波尔特的铠甲,她实在没有力气去想办法破除铠甲的术式了。

“我……输了吗……”

“看来你的血已经流干了,算了,是时候履行刚才的承诺送你去死了。”波尔特慢慢地把匕首移到脖颈,狠狠地刺了下去!

“好不甘心啊……”

“啊啊啊!”

这次发出惨叫的并不是月星,而是把匕首实实在在刺进了自己脖子的波尔特!

“怎么会这样?!”波尔特迅速拔出匕首,并用硬化魔法凝聚了伤口,而就在这时,一片细小的如同玻璃碎屑一样的东西划过了他的脸颊划出了一道血口。

“千钧一发呢。”

“你是谁……”波尔特瞪大了眼看着远处的银发少女,她手里的长刀只剩下的一半,另一半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他所不知道的是,现在他所处的空间已经被细小的刀刃占据,稍微动一动就会要了他的命!

“埃尔里兰卡八公爵,万刃之樱裘德里兰??卡缪尔??霍劳伦斯。”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深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北京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徐州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