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宁波传说中最便宜的马路菜场要整治了

2019-12-07 23:3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波传说中最便宜的马路菜场要整治了

昨天,江北白沙菜场摊主占了大半条机动车道摆摊,公安交警都来劝阻。 在坊间,宁波江北区的白沙菜场有几个传说,它是宁波城区生意最好的菜场,它是价钱卖得最便宜的菜场。 巨量人流,爆红生意,因而各路活动摊贩会聚于此,经过10几年野草般的生长,路边摊贩已遍及菜场附近的正大路、生宝路,范围已渐渐抵上了又一个白沙菜场。 菜场内外的摊贩们就像正规军和游击队一样 拉锯战役 了十多年。由于本钱低,又占据着地理优势,活动摊贩们优势明显。 昨天上午,菜场里的摊主们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们集体反击,占领了大庆南路,大声叫卖 道路一下梗塞起来,周边交通也跟着乱成了一团糟。 赵阿姨的呛蟹价格已便宜到家 可生意还是越来越难做 早上8点,白沙菜场卖红膏呛蟹的赵阿姨跟其他几十名经营户一起拖着海鲜、猪肉、蔬菜在大庆南路上摆了长长一溜

,这次行动发起于3天之前,不知是谁起的头,相互约定 到外面卖肉卖菜去 ,理由是:他人好卖,我们为什么不能卖 对赵阿姨来讲,这次行动其实是无奈的,她在白沙菜场卖呛蟹已17年,每年10月投暗标,如今摊位费涨到了10.8万元/年。但生意却愈来愈难做, 以前眼睛闭着一天2000块钱随便卖卖,现在只能卖个七八百,每天亏本。 赵阿姨说,是外面的活动摊贩抢走了人流和生意。 6两的红膏呛蟹,不绑橡皮筋,卖50元/斤,全宁波最便宜啦

! 赵阿姨觉得她的价格已经低到天理难容,但客人在菜场外面就被拦截,她卖得再贱也无人问津。 隔壁摊卖活螃蟹的俞阿姨一样怨恨,她的摊位费9万元/年,如今1筐50斤的蟹得卖上3天,5两重的野生梭子蟹卖25元/斤,快死了的卖10元/斤。就算这样,客户也在逐步流失,菜场内有五户卖螃蟹的,而马路菜场上却有十几户同行,差不多的品质价位更低。 一样,卖猪肉的老张也数过,他在外围的竞争对手从去年的3个增加到了今年的10个。 正大路上活动摊贩使出各种招数抢地盘 上午海产摊主会转交给下午卖蔬菜的 另一处流动摊贩常常出没的是500米长的正大路,在白沙菜场北面。时段是早上5点至11点,下午3点至6点。 杨阿姨在这条路上有一间店铺,卖水果卖了十多年。每逢周末,正大路上的活动摊贩就会像围墙一样将她的店给包围了

。 我说,阿姨你帮帮忙,不要挡着我做生意啊,人家理都不理我! 杨阿姨说,实在没办法她也只好从店里跑出来抢地盘, 不然水果全烂掉了。 正大路除了流动摊贩,还有不少临时车棚在卖海鲜和猪肉。 老桂是草马二村的住户,他有两间车棚租给他人当店面。像他这样的人家1共有12户,出租价格是1000元/月, 这个钱不赚白不赚。 数着钱的同时老桂又嫌马路菜场影响到了他的生活,每天一大早就会有人来抢位置

,吵吵嚷嚷的,让他每天睡不好。 老桂说,这一带数正大巷的摊位最俏,凌晨3点就得过来抢,迟了根本没摊位。 不过十几年下来,摊主之间基本构成了默契,早上以卖海产和猪肉的为主

,空闲时人们会放上扁担、门板,或者写有 阿大 的箩筐以示,几块板砖也可以宣示:外人莫入。 不过偶尔也会有争吵。昨天上午,就遇到了一名摊贩指着正在卖菜的另一名男子骂骂咧咧, 他娘的,趁老子不注意抢了我的位置,要是明天再敢来,把你东西全踩烂! 尤其是今年过完年,海曙、江东的菜场周边相继被整治, 流浪 的摊贩们纷纭赶来正大路,这里就更是寸土寸金了。乃至车棚内的摊主也会出租门前摊位,一平方米见方,100块一天,先到先得。 而同一块地皮,上午卖完海产的摊主会继续转交给下午卖蔬菜的,感觉就像两班倒的出租车司机一样。 街道烦城管烦附近居民烦 白沙菜场终究要迎来长效整治了 白沙菜场的江湖争斗,有关部门其实一直在整治和管理,菜场管理方陈场长已在这个任上干了14年,用他的话说叫 脑筋动足,办法用尽 。 负责这一带市容市貌工作的城管队员特别辛苦,菜场给队员们设置了岗亭,有时还会给一点加班补贴,由于相比其他人,这里的城管早上5点就要上班了。 半年前陈场长还派专人每天做报表,统计活动摊贩数量,隔天数一次,得出的数据是:150个、163个、176个 越来越多。而目前菜场内的经营户是384户。 陈场长说,他也听过很多怨言。比如菜贩会问他,同样做生意,为什么隔一条马路生意相差这么大,菜场内要这个证、那个证,卖了水果就不能卖鸭蛋,而外面啥证都不要,啥都能卖,一分钱租金也不要。听完这些

,陈场长说他只有沉默,不知说什么好。 管不管、怎样管,城管队员也很无奈,现在城管讲究人性执法,劝导为主, 可是根本管不住 。 管严了老百姓骂我们,人家老大娘出来赚口饭吃吃怎样了管松了整条路会堵住,又会骂我们不作为。 一位城管队员感慨,就算再给他配10个人手也管不过来。 属地的白沙街道也想了不少办法,他们投入60万元装了监控,还曾出动街道、社区所有男同志每天凌晨3点到马路上拦截活动摊贩。领导带头,起得比摊贩还早,连续上街拦截管理了10天,效果是不错。可问题是,只要他们一停下来,活动摊贩们又很快杀了回来,重新占领了阵地。 昨天,从白沙街道获悉,眼下长效方案已经在制定,生宝路会设为单行线,并装上硬隔离、设置咪表停车位。正大路也会配备硬隔离。 管理部门希望通过这些措施能让流动摊贩们无地盘可抢。 很多摊主从正规投游击队 省掉了租金菜价可以卖得更便宜 菜场内的生意愈来愈差,导致很多摊主撤走,有的则角色转换,从正规行投身游击队。43岁的河南人老郭就是其中之一。早年他在白沙菜场卖蔬菜,摊位费太贵亏了本。1年后他开着面包车,驮着棉被扎根在了菜场对面的生宝路,租了1间750元/月的小屋子

,用上了民用水电,最最关键的是占据了近10米长的马路牙子,他说这块门面要是放在菜场,最少一年得交20万,现在一分钱不要。 老郭打价格战很有一套,他对菜场里面的价格了如指掌: 里面小葱卖4块,我卖2块;西红柿4块,我卖1块5;青椒4块,我卖3块 老郭说,每样蔬菜他这儿最少便宜一块钱1斤。 老郭是9年前第一批落户生宝路的,现在这条400米长的小马路已被活动摊贩全面占领,从头摆到尾,自动分为蔬菜水果区、日用品区、海鲜肉禽区,内裤、袜子、草莓、菠萝、活鸡、虾蛄 菜场有的这儿全有,菜场没有的这儿也有。 生宝路一墙之隔的是一个在建的大工地,围墙上写着 注意安全、制止设摊 ,不远处有一个地铁口。作为湖,老郭隐隐意识到自己的地盘时日不多,他已经在刺探店面,就在他现在摆摊的对面,有一家服装店正在转让,4万一年,他打算盘下来。 但前提是 这条路上一个摊位也不让摆,否则我没优势的啦。 韩宇挺 摄影 任烨 制图 李本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