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一眼超越 第54章 懂套路的

2020-01-13 18:21: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眼超越 第54章 懂套路的

不得不说,论到言杀嘴炮,凌悠实已站在人间巅峰。

明明他先前,以凝真四重带七重的节奏,游刃有余,轻松引兽潮,入绝境二次反转,可谓表现得无比耀眼,结果他却说,之前,都是假打,没用真功夫?

说完,还瞬间施展出真正的实力,碾压了司空干?

恐怕没有什么比这种事实更加“伤人”了!

就好像,一个小乞丐参加华山论剑,和天下第一高手斗智斗勇,最终胜出一招,本已足够让武林震撼,可紧接着,这小乞丐却说‘之前都是我让着你,其实在我眼里你不堪一击,你等着我跟你来真的’,说完一记撩阴腿,轻松加愉快地把那天下第一高手撩翻了!

那位高手有多么憋屈,司空干现在就有多憋屈!

他本来,还觉得自己是败在阴谋之下,是败在大意之下,可如今看来,似乎……就算堂堂正正一战,自己,也不是对手?

这……怎么可能!

司空干不知道凌悠如今修习的,乃是“超越”后的全本《穹真解体》,其品阶,已经达到了东洲罕见的人阶极品层次!凝结出的真元,亦是凌驾上品之上的,极品真元!

决战之前的数日,凌悠的境界没有任何提升,他的时间,全部花在了“转换上品为极品”之上!而因为本质仍是一种功法,原理基本相通,所以转换起来,也不需太多时间……五天,足够他全面转换。

“许久未见生死战,故借你磨砺一番,顺便试试你们这帮人的手段,所以打了场假的,不然,你以为你能蹦跶到现在?”

默默压下“配合天香赌坊假打一场五五分账好赚的”这种说出去绝对跌粉的心里话……说话间,凌悠已径直踏前,掐住了司空干的脖颈!

“差不多也该认清现实了吧。血域之中生死战,你刚才既然对我动了杀念,那么,自己也该有所觉悟!”

凌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如他所料,对面明显没想到司空干会败,故而没有留下什么救命的后门……

“不!凌悠!你不能杀我,否则公子绝不会……啊!混蛋尔敢!——”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呼,凌悠一拳砸落,司空干整个人都爆裂开来,一时间血雨横飞。

天破盟盟主,杀公子九卫第二……司空干,陨落!

与此同时,一道血红色的光柱在凌悠脚下铺展开来。

点点头,凌悠踏入了那道光柱,便见一道血红光芒射出,他的身影渐渐模糊,终于消失不见。

……

随着司空干死去,决战已告终结,可场外依旧有太多人没回过神来。

这不能怪他们失态,实在是这场决斗,反转太多,局势太诡,攻守几番变化,胜负几经易手,绝境之处起奇峰……

问仙宗,可从没有一场决斗,像这场一样,勾人心弦,反转往复!

随着驯兽反转,一拳轰暴……一幕接着一幕落下,众人先是吃惊,震惊,震绝,慢慢地,转为麻木,无言以对……

都不要说霍修这种被连番打脸的人了,就连那位沉着冷静的“续先生”,此刻,都已魂不附体!

他苦心布置,万事筹谋,本已胜券在握,岂料……居然瞬间就被逆转,一败涂地!

都不用去推演,他也知道,“天破盟”完了,被一个凝真四重杀死盟主的组织,怎么可能还在内门存活下去?如此一来,‘杀公子’在内门的羽翼将会遭受重创,连带他本人的声望,也会遭受打击!

更关键的是……‘杀公子’现在正在筹谋某个‘大计’,断不可能分神,也就是说,短期内,他们这边能够给以凌悠的报复,已经尽出!

再无以为继。

“败了……彻底败了!”

这一刻,续先生面如土色,无尽失落。

他投靠‘杀公子’,本想做出一番事业,谁曾想,初出茅庐第一计就被人“以彼之道”完虐碾压,败无可败……如今,他哪里还有面目再留下?

一声长叹,他转身欲走。

然后就在这时,一道倩影掠到了他身前。

却是秦丹雪。佳人杏目含霜,冷冷道:“刚才,司空干违反规定,在决斗中使用秘宝!这件事,必须有人给个交代!”

所谓血域决战,自然是不能使用诸如“雷火珠”之类的攻击型秘宝的,否则叫什么决斗?叫斗富不是更妥当?

闻声,续先生身躯陡然一颤,正想说话,那处,却是传来一阵悠悠。

“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

就见光芒闪烁间,凌悠迎着周围一堆“看怪物”的眼神,缓缓从一处血色光圈里,走了出来。

冷冷的目光,在续先生身上扫过。

他刚出来,但看周围人的模样,也能大概弄清事情轮廓。

“交代?什么交代?二哥都已经死在你手上了,你还要我们交代?”

这时,霍修大叫出声,话音中,却是难掩怯意。

是的,怯意。

之前一直不屑凌悠,将他视为蝼蚁,言语间随意威胁的霍修,此刻面对凌悠,却是颤抖不已,恐惧地露出了怯意!

要知道,凌悠可是连他远远不及的“二哥”都杀了,还是眼都不眨,毫不顾忌地杀了!而他,一个区区凝真五重,居然在之前说,不需司空干出手,他上,都能轻易击败凌悠?

到底哪来这浓浓自信?

越想,霍修便越是惊颤,色厉内荏。

对此,凌悠压根不理,只盯着续先生,冷冷道:“在血域决战之前,你这边的人,应该偷偷潜入过血域,做了布置吧?否则,司空干不可能控住那么多凶兽。”

“更别说,之前那厮还祭出秘宝,当场违反规矩!如果不是我本身也对驯兽有些心得,只怕已经死了两次!这笔账,你是自己交代,还是,我帮你?”

“你……”

没想到凌悠不去管和他有着旧怨的霍修,反而朝自己露出了獠牙,续先生一脸惶恐,完全搞不懂凌悠的思维——他不会知道,凌悠是懂套路的老司机,对他来说,像霍修这类货色,压根不足为虑。反而是“续先生”这种满肚子坏水,惯用阴谋手段的家伙……必须尽早搞死!

否则,这种人就会像条毒蛇一样,蛰伏下来,一旦自己有所倏忽,他便会暴起发难,伤及亲友,极其麻烦!

如今有借口,当然要立即发难!

一声未落,凌悠眸中一抹杀意顿时迸射出来,旋即,大成级的幻痕步被他施展得淋漓尽致,只是电光火石间,已然杀到!

续先生的眸中顿时狂颤了一下!

他刚才,当然意识到了凌悠矛头所向,但从语气判断,对方应该,还是倾向于“惩罚”的方案,不至于上升到决死地步!如此,续先生自有满腹的说辞周旋,然而谁曾想,凌悠之前的一套,全是幌子!

他居然直接暴起,欲杀人?

这……可完全超出了续先生的思维逻辑!

若在往日,这般简单干脆,暴力直接的做法,定会被续先生嗤笑,说不得还要说道几句‘无脑莽夫’,引为谈笑之资,可如今真正直面此道,他却……唯有恐惧!

周身强横的气息,本能地暴流出来,想要抵挡!

滚滚真元,浩荡如潮,此人,竟赫然是一位凝真五重的强者!

然而……没用!

只听嗤地一声!

凌悠的身影,已从续先生身旁走过。

血水淌了一地。

都是别人血。

“管你肚子里有多少坏水,多能神神叨叨,我自一力破法,送你长眠!还敢坑我?再蹦跶一个我看看?”

凌悠随意甩手,口气淡然无比。

“你……”续先生身躯陡然一颤,纤细的手指握住了脖颈,似想阻止其中血水迸流,同时双目圆睁,死死瞪着凌悠,“我不服……为什么……我的智道……还没有尽现……我……怎会死……”

凌悠冷笑不语,他当然知道按照套路这种祸害从来长命,如果换一个人,这会儿八成会被这人迷惑,让他逃脱,抑或是蛰伏!但可惜,他碰到了凌悠这个懂套路的!

所以结果就是……

凌悠径直转身离去,而续先生则扑通一声,坠落在地,死不瞑目!

直到此时,场间其他人方才回过神来,先是静默,而后,一片哗然!

死了……

继司空干之后,‘杀公子’麾下居然又有一人死在了凌悠手上!

要知道,当时眼见凌悠一拳砸暴司空干,许多人就已经震惊于‘他敢杀杀公子嫡系’的事实了,谁曾想,那还不是完结……

随着“续先生”倒地死去,凌悠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

他完全没有和‘杀公子’妥协的意思。

一想通此节,许多人心中不无感慨,哪怕是那些主峰弟子,此刻,都对凌悠升起了一抹佩服——若是他们得罪了‘杀公子’,只怕不是赔礼道歉,就是事后和解,多半妥协,可凌悠呢?遇到压迫直接挑战天破盟盟主,并且做出了“当场毫不留情,出来再革杀一人”的疯狂行径!

“……这仇,算是结深了。”

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想道。

死了一个嫡系,损了内门势力,‘杀公子’会选择怎么做?

问仙宗高层的态度,又会如何?

一时间,人心纷乱。

许多人甚至意识到了……恐怕,不单是内门要乱,连‘主峰’都会动荡——要知道,这次的事件之所以会发生,发酵,主要还是‘杀公子’那边想震慑宵小,结果倒好,宵小没震慑住,脸倒是先被打肿了。

这,必然会导致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有的是‘杀公子’头疼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答应了一场,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必胜的决斗——虽然这场决斗并没有任何的赌注,但双方想要的东西,实已落到局中——如今‘杀公子’一朝败落,食得恶果乃是必然!

“……入宗不过几日,不单跨过外门,入内门,自身,还能影响到主峰?”

“嘶。”

一念至此,许多人都暗暗倒吸了口凉气,望着凌悠远去的背影,一时百感交集。

可怕啊!

重庆妇儿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北城医院的地址
安顺最好的治疗癫痫的医院
六盘水专业癫痫疾病医院
防城港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