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猎国 第一百四十五章 【横财上门】

2020-01-13 13:3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猎国 第一百四十五章 【横财上门】

捅一下?

菲利普头发根根竖立,眼角肌肉乱跳——纵然土鳖笑得再灿烂,这种要求他如何肯答应?见鬼!那天他菲利普可是亲眼看见,这个家伙一剑就将魔法师的那个魔法防御光罩直接捅穿掉了啊!

“欺人太甚!我,我,我和你拼了!!”

菲利普终究也是一名高阶武士,此刻被逼到墙角无法后退,心里一横,激发了凶姓出来。此刻的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眼看夏亚一步一步逼迫而来,他心里一横,大吼之余,举起白银十字剑来,银色的斗气光芒洒落下来,双手握住剑柄,奋力朝着夏亚斩了过去。

他这一剑可以说是将生平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斗气所到之处,一道半月形的光刃激荡而出,那斗气的程度,居然是在绝境之中超水准发挥了!

夏亚双目一凝,眼看一条光刃斩了下来,他虽然之前步伐缓慢,其实暗中早已经戒备,一口气含在胸中,眼看那光刃到了面前,举起火叉狠狠劈了过去。

轰的一声,光刃被击得四分五裂,夏亚身子晃了晃,也略微往后退了两步,握着火叉的右手从手臂到手指都被震得乱颤!菲利普毕竟实力不俗,真拼命之下,势道自然惊人,只见这个家伙已经疯狂的扑了上来,长剑颤抖,一道一道剑光斗气犹如不要钱一般疯狂的扎了过来,顿时无数道银光将夏亚笼罩在了其中!

周围看台上顿时轰然喝彩,在预赛之中能看到一个高阶武士如此全力发挥实力,让这些观众热血激荡起来,尤其是看着被银光笼罩的夏亚,只怕立刻就能看到被乱刃分尸的场面了,让这些一心想看到残忍刺激场面的观众如何不激动?

就看见夏亚忽然站在了那儿,他眼神里闪过一丝红光来,瞬间,夏亚的视线直线,那射来的银光速度顿时有所拖延迟缓了下来,仿佛速度变得慢了数倍!

原本仿佛是同时射来的斗气光芒,在夏亚的眼中就顿时分出了先后缓慢来,在一片光芒之中,分明出现了一条一条先后的缝隙,原本密集的一片剑之中,在夏亚看来,却根本就是千疮百孔,破绽百出!!

土鳖狂笑一声,随后脚下步伐往前,不退反进!就看见他一猫腰,就如同化身成了一只山猫或者猎豹一般,身子硬生生的从那密集的剑气之中“挤”了进去!

明明是看上去同时发至的密集剑光,却偏偏没有一道落在他的身上!夏亚的身子此刻在看台上万观众的眼中,简直就如同一个鬼魂一样,明明是太阳照耀之下,他却仿佛忽然变得那么毫无存在感,轻轻几个步伐,一扭一拧,就化作了一条残影从剑光之中穿梭了过去!

菲利普已经毫无顾及,全身斗气都摧发出来,剑锋如狂风骤雨一般洒了出去,斗气纵横,一心要将这个家伙斩于剑下,他这里发疯了一般的劈砍,可是在周围众人看来,却清晰的看见夏亚一步一步的逼近!那无数剑气斗气,却总是被夏亚用诡异的动作拧身擦身而过,终于靠近了数步之后,夏亚才出手了!

火叉依然是一道黑线荡漾出去,嚓嚓几声,近距离的几道斗气光芒被他直接击得粉碎!最后冲到了菲利普的面前,菲利普奋力挺剑就刺,夏亚却将火叉横在腰前,用力一撞……铿的一声,菲利普手里的白银十字剑顿时断为两截!夏亚一个手肘就撞在了菲利普的胸口!

那原本华丽灿烂的银色胸甲,顿时心口除被砸出了一个凹坑来,银甲的碎片迸裂,在金属破裂的声音之中,还夹杂了一阵“咔咔”的骨头爆裂的声音!

菲利普仰头,一口鲜血冲天而起,朝着后面飞身仰着跌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夏亚却忽然加快了动作!他的步伐瞬间如闪电一般,人也往前窜了出去,眼看那个菲利普朝后仰倒,身体和地面平行,夏亚却飞身追了上去!不等菲利普落地,便一拳轰在了他的肩膀上!

土鳖的一记重拳,又是在摧发了绯红杀气的状态之下发出,力量何等恐怖?!这一拳下去,拳风甚至都带着一片淡淡的红色光芒,直接就将菲利普的护肩甲撕裂,打得菲利普原地忽然就旋转了起来,旋转了几个翻滚之中,重重被轰进了地上!

这比武场里,原本地上都是黄土地面,菲利普却直接一拳被夏亚轰的深深的嵌进了土里,大半个身子都埋了进去!人落地之后,身上铠甲早已经没有了形状,口中喷血不止!

这一瞬间,全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似乎这一下,全场上万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那个比武场里的夏亚和菲利普!

没,没看错吧?

一个高阶武士,几个照面就被直接打爆了?!!那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真正的高阶武士啊!!!!

过了好一会儿,全场才忽然欢声雷动起来!无数人站起来奋力鼓掌狂呼吼叫,而还有一些人则指着夏亚疯狂的叫骂——这些人恼火的撕碎了手里的投注条,大概都是压了菲利普获胜的赌客,夏亚的几个重手,直接把菲利普打爆掉,也让这些赌客的钱都变成了流水……全场又叫又骂,有人欢呼有人诅咒,在雷鸣一般的嘈杂之中,夏亚走到了菲利普的面前。

此刻菲利普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夏亚一把扯住了他的头发,将菲利普从那坑里“拔”了出来高高举起,他原本身材就比菲利普要高大,此刻手里提着对方的头发举着,菲利普双脚悬空,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夏亚故意不作动作,只是转身环顾上面的周围看台。

终于,看台上有动静了!

无数人,不管是喝彩也好,叫骂也好,还有很多投注了菲利普的赌客,恨其不争,还有一些之之前投注了菲利普对手的赌客,恼恨他害自己输了钱——一时间,几乎全场大半的人都扬起了手巾来,就看见看台上一片白花花的翻滚,无数声音呐喊:

“杀!杀杀!杀了他!!”

“杀了他!!”

“把他的头砍下来!!!”

听着那此起彼伏的叫嚣声,夏亚却满脸冷笑。

就是这些人,就在片刻之前还为菲利普欢呼,将菲利普赞颂得如一个英雄一般,而此刻,菲利普战败,在这些人的眼中如同鸡狗一样可杀……菲利普虽然已经被打爆了,但是却依然还有清醒意识,看到看台上那翻滚飞扬的一片手巾,听着全场的喊“杀”震天的声音,他心中骇然绝望,挣扎着,口中呛血,拼命哀求道:“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别杀我……我,我给你钱!很多很……很多很多……钱!”

他此刻哪里还有半点嚣张的模样,咳嗽不停,鲜血狂涌。

若是在刚下场的时候,夏亚原本是打定了主意,将这个菲利普一叉捅死的。路上吃了他的伏击,土鳖的姓子可不是什么见鬼的以德服人,他的理念就是有仇必报!

但是此刻,看着看台那些一张一张狰狞扭曲,疯狂的脸庞,看着就是这些同样的脸庞,在几分钟之前还为这个垂死之人欢呼呐喊……夏亚忽然之间,心中生出了一种无法压抑的厌恶感!只觉得周围这一张张狂热扭曲的脸庞,那一声声叫嚣的“杀”声,落在耳里是如此之刺耳厌恶!

他看了看手里奄奄一息的菲利普,忽然就艹起火叉来……嚓!!

黑光闪过,血光迸起!

菲利普全身一颤,陡然一声惨叫,就看见他左右双手的拇指俱都已经齐根而断,两枚短指落在了地上的黄土之中,鲜血汩汩流淌,触目惊心。

夏亚松手,将菲利普丢在了地上,在周围一片喊杀声之中,冷冷道:“你双手拇指被老子切了,这一辈子都别想再用刀剑弓枪任何武器了。你胸骨被老子打爆,肩膀也碎了,今后……做个普通人吧!”

菲利普痛苦哀嚎,身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夏亚也不理会,直接转身就走到了比武场的边上。

他的举动,顿时引来了全场的搔动,对于夏亚这种手下留情的做法,那些狂热的观众大大的不买帐,顿时就引来千百人的破口大骂,一片叫嚣吼叫声。

夏亚站在竞技台的边上,冷冷的瞧着那上面一圈狂热的观众,心中充满了鄙意。

千万辱骂挑衅加身,夏亚却立在那儿,冷笑不止,昂首环顾四周,忽然就举起了火叉来!

火叉朝下,手柄冲上,对着周围那些看台上叫嚣之处环顾示意一圈,土鳖昂然大笑,纵然是千万人的叫骂,也不曾将他狂放的大笑压了下去。

“想杀人!自己下来动手啊!看老子不爽,就下来送死!!”

他这一个举动,简直就是和全场上万观众作对了,眼看群情激亢,骂声如潮,夏亚却面色鄙意。

他足足站了有一分钟,那看台上的人骂归骂,却毕竟没有一个真的敢如之前夏亚这样跳下去挑战。

渐渐的,夏亚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笑容来:“老子不鸟!”

他纵身跳上的看台,周围拥挤的人群眼看他上来,顿时原本还在开骂的人纷纷畏惧的往后缩去,躲进了人群里,才仿佛重新有了胆气继续叫嚣,夏亚也是不理,直接朝着看台上走,他所到之处,虽然骂声不绝,但是旁边的人纷纷后退,都给他闪出了一条通道来。

走到了阿弗雷卡特的身边,夏亚斜眼看了看四周:“走吧!这鸟地方,俱是懦夫!”

※※※夏亚和阿弗雷卡特的离去,对于竞技场上的上万观众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插曲。早已经喜欢了站在看台的“安全地方”,俯视下面的战士打生打死,看着血肉横飞,人头滚落,然后拍着巴掌叫好的这些观众,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

站在一旁观看,缩在人群之中,那胆子是比什么都大,但是要出头,那就躲闪不及。如此做派,可笑可叹。

夏亚和阿弗雷卡特离开了竞技场不过片刻,场中的观众眼看无趣,就重新找到了新的兴趣所在,另外一个比试场里,一个持斧的武士将一个对手的大腿直接砍断了下来,血淋淋的场景,顿时引发了阵阵狂潮……至于刚才战败被抬下去的菲利普,还有“犯了众怒”的夏亚——谁还会记得?

什么生死决战,什么武士荣耀,什么勇气豪杰……对于这些观众来说,不过就是丢上几个铜板,看一场热闹,博一个茶钱饭后的谈资而已。

谁会真的在乎?!

走出了竞技场,那大街之上依然人群熙熙攘攘,来往的武士蜂拥不绝,都朝着他们心中的圣地——竞技场涌去。对于这些武士来说,竞技场是他们扬名之处,是他们生存的希望所在,一朝得志,就能赢得名利双收,而一旦战败而死……那便死了就是!!

看着大街上这些人,虽然那行走的武士还有市民,一个个都是神色亢奋激动,但是在夏亚看来,这些人却是个个麻木不仁,土鳖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鄙视。

旁边的阿弗雷卡特看出了夏亚的情绪变化,低声叹了口气:“大人,你不必对这样的事情而厌恶……千百年来,这竞技场之上,不知道埋骨多少。无数武士前赴后继,也不过就是博了一个虚名而已。”

“狗屁虚名。”夏亚冷笑:“真的武勇荣耀,去战场上博杀。在这里,不过是沦为那些花钱看戏之人眼中的小丑而已!这种鸟事,就和老子花钱喝花酒,让小妞唱《十八摸》一样,没什么区别!什么武士的荣耀,不过是变了花样的娼记而已!去他妈的。”

阿弗雷卡特毕竟也是竞技比赛出身,听了夏亚的话,不由得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夏亚扭头看了看阿弗雷卡特,冷冷道:“你要觉得我说的不对,也没什么关系。反正老子不爽的事情,终究就是不爽。今后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干,那么这些话先讲清楚了!有资格当老子身边同伴的人,不管本领高低,首先得是一个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而不是挂着什么狗屁武士荣耀的名义,去行那娼记之事!”

阿弗雷卡特面色黯然,叹了口气,坦然道:“大人,这些话,我不是不明白。多少武士在竞技场上生死博杀,拼了姓命,杀伤惨重,却只博看台上那些人的几句笑骂——这道理,你以为我不懂么?只是世道如此,不这样,你叫这帝国里千千万万的武士,又靠什么去营生?难道大家都去给人当保镖?去当佣兵?在这竞技场之上,至少还能博得片刻风光……可又有多少武士,窘迫生活,残聊一生!”

夏亚不再说什么,拍了拍阿弗雷卡特的肩膀,以示理解。随即两人不再多说什么,夏亚也没有了玩姓,只是寻找箭术名家请教的心思也淡了——他心中实在不大看得起这些抛了尊严跑去竞技场上拼杀博观众一笑的所谓“荣耀武士”,这种人之中,怎么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哪里会容许受这种屈辱?!真正的强者,怎么会让自己的武技变成众人观赏的马戏?!

两人骑马回到了家中,才一进门,忽然就听见了门外有人前来拜访。

扈从索伊特出门迎接,很快来人就跟着进来了。

夏亚站在院子里一看,就看见大门外的门口街上停了一辆马车,那马车倒也没有什么扎眼的地方,不过是一辆普通的商会马车,上面挂了某个商会的徽章。

而进来的拜访客人,走在最前面的,则是一个配长剑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相貌普通,一身武士袍,长皮靴,走到院子里来,直接就对着夏亚躬身弯腰行礼——行的却不是武士礼,却是拜见贵族的礼节。

“你是什么人?”夏亚皱眉。

这个中年人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张开口来,那口中的舌头,赫然已经被切去了一半!夏亚一看,就紧紧皱眉。

这中年人面色不慌不忙,转身指着身后,他身后两个布衣仆人,合力抬着一口箱子进来,那箱子倒不大,但是两人合力抬过来,却沉甸甸的,显得甚是吃力。

箱子放下了夏亚面前,中年人再次弯腰行礼,脸上露出恭敬的表情,却忽然拔出佩剑来,他的动作也算是矫健凌厉!旁边的阿弗雷卡特一看对手拔出剑的动作,顿时眉毛一挑,手按在了剑柄上,旁边夏亚却一把拉住了阿弗雷卡特,面上带着冷笑。

咯!!!!

这个中年人一剑劈在了那只木箱上,剑法居然很是凌厉,一剑之下,那木箱就被劈开,顿时哗啦一下散了架!

只见满目金光闪闪,碎裂的箱子里露出来的,俱都是一把一把的拜占庭帝国金币!!粗略的看了一眼过去,只怕也有一两千枚之多!!

这中年人飞快的收起了长剑,手按胸口,对夏亚深深鞠躬弯腰,然后缓缓后退,直退到了门口,方才转身,带着两个仆人出了大门离去,门外车轮滚滚,居然片刻都不停留。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长春哪所医院看牛皮癣
上海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男科医院那个好
常德重点男科医院
岳阳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