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不详物 第二章 分手的真相

2020-01-13 15:4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详物 第二章 分手的真相

也许因为做噩梦消耗了太多的能量,牧如枫将餐桌上的早餐一扫而光,吃得是干干净净,彻彻底底,没有丝毫剩余。

好在牧如雪为自己留了备份,否则,一定被哥哥刹那间给,因为这样的事情,以前经常发生。

牧如枫饭量大,凡是跟他有过往来的人有目共睹的事实。

早餐过后,牧如枫接到了羽蝶打来的,他快速换了一身便装,急急忙忙的向外走去。

穿过大街xiǎo巷,牧如枫来到了情侣公园,这是他与羽蝶曾经约会的地方。

再次来到这里,牧如枫的心里忐忑不定,那润红的脸色诧然苍白,眼前的景物早已更替,那樱花树已不知去向,被新的建筑物所取代。

环顾四周,牧如枫发现,曾经他与羽蝶一起坐过的情侣櫈也无影无踪,那木式喜鹊桥以变得无坚不摧,被新桥所取代。

看着这些新式建筑,牧如枫顿然心急如焚,急忙奔向河边,那情侣碑还在,才放下心里的这一块大石头。

他抚摸着情侣碑上的二字,以及那颗扁扁的,重拾旧温,独自感受着曾经拥有过的幸福画面,他的心里颤颤巍巍,説不出的凄凉与寂寞。

情侣碑上,牧如枫三个字已经被人抹去,不,应该説是被人占据,刻在上面的是几个潦草的大字,牧如枫不认识。

“三年过后,难道一切都物逝人非了吗?有关于我的diǎndiǎn滴滴都被历史磨灭,被时间冲刷?而你的一切,还在,陪你走过岁月边缘的那个人,却不是我。三年如梭,你还好吗?”牧如枫抚摸着两个字,仿佛这两个字还有余温,侵透着他的手心。

那充满苦涩的眼泪,好像是沉睡了千年,如今才苏醒,它要尽情的舒展身体,流淌过千山万水,诉説它千年来的孤独。

“牧如枫快跑。”

在牧如枫万分难过之际,从那远处的石缝里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喊声,着实惊到了牧如枫。

牧如枫快速收拾好眼眶,扶起悲伤与难过,放眼观望河边。

“是你,王嘉,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要跑?”牧如枫来到王嘉身边,为她解开身上的绳子,将她扶起。

王嘉是羽蝶的闺密。

王嘉面色苍白,全身无力,搀扶着牧如枫的胳膊,费了好大劲才开口説道:“快跑……跑……羽蝶要杀你。”

“羽蝶要杀我?她为什么问杀我?”牧如枫询问着,他怎么也不相信,羽蝶会杀他。

想当初,他们在情侣花园许下了神话般海誓山盟的诺言,説好彼此不在分手,不伤害对方,为了彼此,愿意献出生命。

而今,三年过后的今天,她怎么会杀自己呢?牧如枫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自己曾经的爱人要杀自己,怎么能接受,如何去接受。

甚至他还妄想过,羽蝶约他出来,是跟他和好。

想到这里,牧如枫对王嘉的话半信半疑。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她。

“你听着,我説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三年前,你将一颗戒指送给羽蝶之后,羽蝶跟我就接二连三的遇到很多怪事,一批接一批的怪人找到我们,説什么与处子之泪以及炙热之血,你知道的我们根本不懂他们説的是什么。后来,他们直接抓了我跟羽蝶的母亲,胁迫羽蝶跟你分手,来获得什么处子之泪。在你看到羽蝶与林申站在一起的时候,你选择了默默离开,羽蝶由于悲伤过度,流下了一滴眼泪,恰好落在那个上,开启了半道时空之门。而今,他们又有所行动,要羽蝶来杀你,我想,他们觉得你死以后,羽蝶就会随你而去,那什么炙热之血就是羽蝶为你而死之血。牧如枫,你一定要阻止他们,羽蝶为了你受了太多太多的苦,而今的羽蝶也不在是从前的她,仿佛是变了一个人,变得阴险狠毒奸诈,不在是那个温柔善良的她,不过我相信,这不是她的本意,你一定不要怪她,你一定要救她。呜呜……呜呜……。”王嘉一边向牧如枫道出羽蝶跟他分手的原因,一边颤抖着,哭泣着,想必这三年来,一定受了不少苦。

“你……你説的都是真的?我不相信,你一定在骗我。”牧如枫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抽泣着,紧紧的捏住王嘉的手臂,眼睛都湿润了,模糊了眼眶,只见王嘉手臂生疼。

这就是跟我分手的原因吗?什么鼎戒?什么处子之泪与炙热之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羽蝶,你告诉我,这三年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定是你骗我的,羽蝶怎么可能杀我?”牧如枫咆哮着,心如刀绞,如果王嘉所説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三年来羽蝶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不敢去想。

“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快走,他们就要来啦!”王嘉一边推牧如枫,一边往后看。

“这不是真的,太过玄幻与魔奇,地球上怎么会有神秘组织跟这些匪夷所思的怪事。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牧如枫面容憔悴,依旧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你不相信我,你应该相信羽蝶吧!她那么爱你,怎么会突然跟你分手。再説,那颗戒指是你亲手送给她的,你不记得了吗?”王嘉解释着。

“对,羽蝶是不会骗我的。”戒指,对,那颗戒指是我亲手为她带上的,牧如枫思索着,慢慢静下狂躁的心。

可是怎么会变成鼎戒呢?对啦!当年我在泰山脚下拾得的时候,那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xiǎo鼎,难道她説的都是真的,地球上真有如此光怪陆离的离奇之事。

不,怎么可能?科学解释一切,虽然还有很多未解之谜,但是总会被证实的。

身为现代人的他,怎么可能还相信鬼神邪説,直到现在,他还是半信半疑。

牧如枫停下脚步,拽住王嘉的玉手,问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快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王嘉心急如焚,恨不得摔下牧如枫,自己独自跑路。

“你不説清楚,我就不走。”牧如枫直接傻站着,一动不动,像一尊石像。

“边走边説行不?”王嘉实在拿牧如枫没有办法,只好出此下策。

牧如枫diǎn头,同王嘉一路奔跑而去。

一路上,王嘉将自己逃跑出来的事情告诉了牧如枫,牧如枫虽然觉得胆战心惊,但是还是觉得事情有蹊跷,还是半信半疑。

王嘉告诉牧如枫,她趁门卫们换班的时候,逃了出来,在途中偷听到了几个厉害角色在xiǎo声议论要羽蝶杀牧如枫,于是就逃到了情侣公园,截住牧如枫。

牧如枫将王嘉送去医院之后,就报了警,将所有的事情都跟警察説了一遍,警察们向他保证,一定将羽蝶姑娘救出来。

夜幕降临,牧如枫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回顾了一遍。

他始终觉得,事情有蹊跷,王嘉説的不一定为真,有很多事情想不通。譬如,她从贼窝逃出来之后,得知他要遇害,为什么不报警?还有从羽蝶的口中听不出要伤害自己的意思。

王嘉与羽蝶,这两个人一定有一个人在説谎,或者两个人都在説谎。

不过,牧如枫宁愿相信羽蝶的话,也不相信王嘉的话,毕竟思想上羽蝶先入为主。

可是看王嘉的动作与神态,又不像是説谎,此刻,牧如枫觉得自己陷入了两的局面。

应该相信谁呢?

今天没有见到羽蝶,却冒出一个王嘉来,还説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羽蝶会不会在次找自己呢?

牧如枫惆怅着。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主治医生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长春哪家银屑病医院看的好
南宁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