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龙迹 第九十章 花家之变故

2020-01-13 13:0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迹 第九十章 花家之变故

夏日微风轻轻浮动,郭永的长发随风缓缓的摆动着。他就这般宛如雕像一般,带着淡淡笑容的站着,却没有人再敢轻视他。

修者的身体随着实力的精进,抵抗防御的能力都会随之提高。然而郭永却用看似无力的耳光活生生抽死了一位元境九阶的修者,可见郭永的修为之高。

“你到底是何人?看你的装扮并不像是东胜王国之人。”这一刻,北野龙的问话也变得小心翼翼,没有之前那股肆无忌惮的放肆。

“东胜之大,你有去了多少地方,怎知我不是东胜王国的人。”郭永玩味的看着对方,故作深沉,他就是要让对方害怕,忌惮他,这样报起仇来才有快感。“你可曾还记得你为何没有进入丹灵宗?你可又曾还记得你在丹灵城活生生围殴死了一个少年?”

“你是付仇?”北野龙想起了往事,心中一惊,但很快有摇头否定。“不可能,那个少年不可能还能活下来。”

“是吗?你倒是笃定。”郭永扬唇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你可曾听说过丹灵宗丢了一枚回生丹?”

闻言,北野龙沉眸想了想。他记得当日因为徐倾城的到来,他们匆匆跑掉了。而徐倾城似乎就是传言丹灵宗偷盗丹药的那名弟子。蓦地,北野龙突然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郭永,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修炼速度这么快,我才刚刚跨入丹境而已。”

“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这只能证明你是个蠢材。”郭永觉得自己提醒的已经够多了,对方纵使是死也应该可以做一个明白鬼了,也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郭永突然目光

一凛,就如同寒冬的冰雪一般。“既然一切都明白了,那就准备受死吧!”

声音刚刚落罢,郭永的身影便如同一阵风一般呼啸而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击杀北野龙,他想让后者在恐惧之中后悔曾经对自己下手。

实力已经达到丹境五阶的郭永杀入敌群,便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势不可挡,没有谁可以在他手下走过一招。

砰砰砰――

只是连续听到六声巨响,除北野龙之外的所有人皆被郭永一拳毙命,身体如炮弹一般四散而开。飞行十数米,击起一地尘埃,而后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拍了拍手,郭永重新回到北野龙的面前。

此时北野龙的额头,脸颊之上已经全部都是冷汗。本以为郭永实力最多与之相当,却不曾想居然高出自己太多了。

纵使不可一世的北野龙此时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觉得害怕,他颤颤巍巍的看向郭永,想求饶却又觉得不现实。

“有没有感觉到害怕?有没有感觉到后悔?”郭永笑意盈盈的问道。

北野龙吞了吞唾沫,点着头道:“付仇大人,还请你饶过我吧!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那你当日又何曾想过绕过我?”郭永将手负于背后,跺着步子围着北野龙转着。

当郭永转到了北野龙的身后,后者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厉色。其实北野龙也明白,郭永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自己,如今这般只是想多羞辱一下自己罢了。

就在郭永再次走到北野龙面前时,北野龙咬了咬牙,握紧的拳头直接攻向了郭永的胸口。“去死吧!”

郭永胆大心细,早就放着这一手了。对于北野龙的攻击,只是淡淡的一笑。右手后发先至,直接握在了北野龙的拳头之上,无根业火的能量迅速传出。郭永将北野龙的手推开,没有在理会后者杀猪一般的叫声。而是自顾自的去那几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人身上扒衣服。

先前一直没有遇到村庄,找不到衣服,如今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穿死人的衣服了。将长袍套在身上之后,郭永这才将草裙结去。而后拿着另一身衣服,向着血泪儿而去。

“换上吧!”或许是担心血泪儿嫌弃这是逝者的衣服,所以郭永只得多说一句。“我可不想别人将你的身体都看光了。”

原本皱着眉头的血泪儿,闻言却是心中一喜,欣然的结果衣服,直接套在了皮裙皮衣外面。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郭永避过了花裳,来到石劲面前询问起经过。这一举动让花裳很是不悦,郭永却是只能如此。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自己。

闻言,石劲看了看花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因为裳妹,她家里面出了变故。”

“什么变故?说仔细一点。”郭永看两人的眼神,便已经知道可能出了什么大事。

“花裳的家族被人屠杀一空了,也幸亏她身在丹灵宗,才免去了一死。”

什么?郭永顿时心惊,他可是知道花裳的家族乃是柔城最大的家族,而且柔城并非丹江城那样的小城。居然有人能够将柔城花家满门屠杀,郭永在心惊的同时也有些同情花裳了。难怪方才后者抱住自己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来自后者心底无限的悲痛和委屈。

“节哀吧!”郭永侧身拍了拍花裳的肩膀,宽慰的说道:“你放心,不论是谁?只要能找到凶手,我一定帮你报仇。”

这一刻,就连血泪儿也难得的收起了醋意,抓起花裳的手道:“花裳姐姐,你放心吧!我相公连我们族的内乱都可以平息,帮你报仇一定可以办到的。”

花裳抬头看了看郭永,双眸含泪,却是有着万种感情在其中。或爱,或怨,或委屈,或想要依靠。但最终花裳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们查出了是何人所谓吗?”郭永知道花裳心中悲痛,这些事还是问石劲的好。

“是迅电组织。”石劲心中也满是恨意,但却又对迅电组织无可奈何。“他们似是查到了我们两家和噬血道人的渊源,为了噬血道人的天残九图而来,然而我们两家却并没有这图。花叔叔家一家人算是枉死了。”

闻言,郭永在心中将迅电组织骂了个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不好,他们可能下一个目标便是你的家族,我们快些回去通知。”

“谢少主关心,家父已经做好了准备,迅电组织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我家的。虽然放弃了诺大的家业,但总比丢了性命强。”

郭永了然的点了点头,心里也安心了不少。“那你们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因为一株药果。”石劲答道:“这药果叫丹阳果,乃是这一带山脉之中特有的,堪比那些可以用来进阶的丹药。花裳和我为了替花家报仇,近来便拼命修炼。如今花裳修为遇到了瓶颈,我们便向着来此地寻找这丹阳果。谁知这药果被一直丹境四阶的元兽守护着,我们药果没得到,还差点丢了性命。”

“无奈我们只能选择放弃,却不曾想遇到了也来此地寻找丹阳果的北野龙等人,他们在丹阳果处折损了一人之后,便将全都推到我们头上说我们激怒了元兽。再后来又以丹灵大比武的事说事,总之就是故意刁难。幸好少主你及时赶了回来,不然我们今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郭永也算明白了其中的来龙去脉,看了看天色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在这附近休整一晚吧!明日我便随你们去摘取丹阳果。”

随后,郭永与石劲出去捡柴火和寻找食物去了,留下了二女在原地。只不过花裳一直目送着郭永二人分开之后,和血泪儿打了声招呼,便鼓足勇气追上了郭永的步伐。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国医堂医院看病贵吗
昆明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大庆公立癫痫病医院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