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五人举证悉尼华裔灭门案警官忆案发现场失控

2019-11-20 17:5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五人举证悉尼华裔灭门案 警官忆案发现场失控落泪

中新8月14日电 据澳洲新快报导,悉尼林家灭门案13日继续庭审。警方的一名证人透露,当时根据尸体脸部受重创的程度,以为是被凶手超近距离开枪打死,加上刚开始没有发现林暋尸体,还一度将林暋列为凶案的头号疑犯。而在回忆案发当天进入现场的情景时,该证人还情绪失控,流下眼泪。

第一位到庭的证人华杰(音译Hua Jie)曾在11日出庭作证,他于2003年至2008年在林家书报店工作。华杰在2010年3月将自己和朋友的一些物品

,临时寄放在疑犯谢连斌(Robert Xie)的车库,但以后一直未取回,直至2011年5月谢连斌被捕。

控方律师Mark Tedeschi在庭上再次向华杰确认,他在搬东西时他的箱子有没有血迹,希望确认以后车库发现的血迹来源,华杰很肯定的回答称“自己的箱子没有血迹”。

华杰还称,自己在2008年买车时,曾让谢连斌帮自己看车。车买好后

,他在Carlingford Court请过谢连斌和他的妻子喝茶,除此之外,他和谢家并没有过深的交往。

第二位证人的证词来自林宅的邻居,一位住在54号的老妇,但由于身体缘由,该老妇并未到庭作证,转由控方律师的助理宣读证词。在证词中,该老妇称,她在2009年7月18日清晨4点半,曾听到家附近有两个亚裔男性在对话,因为该老妇长时间生活在亚裔聚居区,所以她很肯定两人说的是亚洲语言,而非英语

之后

,她家屋外的声控灯还被触动,点亮长达数十秒。另外,这位老妇在证词中还称自己听到了脚步声。

第三位出庭的证人是警官Lachlan Kirby,案发时他在Eastwood警局工作。Kirby警官在庭上详细回忆了当天接警后他们前往林宅的情景,“我和另外一个警员拔枪上楼

,我先进入了林云丽(林暋妻子)妹妹的卧室,发现她已死亡,另外一位警员进入林暋夫妇居住的主卧室,发现林云丽躺在床上

,已死亡。”

Kirby称,7月18日10点进入林宅后,一开始他们只找到4具尸体,并未发现林暋的尸体,所以警方当时高度怀疑林暋是凶手并畏罪叛逃,“我们当时根据尸体面部重创的程度,以为是被凶手超近距离开枪致死,之后还查看了林宅的车库,怕林暋在那吞枪自杀。”

了解到,警方当天查到林暋的名下有一辆1999年红色的丰田卡罗拉轿车,但当时在车库并未发现该车

。而实际上,该车一直归谢连斌夫妇使用,7月18日早上,谢连斌正是用这辆车将住在Merrylands的林暋父母接到案发现场,以至于当红色轿车出现在林宅车道上时,警员纷纷拔枪对准该车,他们以为是林暋驾车投案,直到之后才确认车里的3人分别是谢连斌和林暋的父母。

Kirby称,直到当天下午2点也没有发现林暋的尸体,以后接到上级警官的命令,要仔细搜寻凶案现场,他和另外一位警员才重新来到林暋的主卧,在揭开一床厚被子的一角时,发现了林暋。

当上午的庭审行将接近休庭时间时,辩方律师Graham Turnbull问Kirby“当天血腥的场景是否是现在还会想起”时,Kirby情绪稍有失控,他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称“林暋两个儿子的尸体当时就在房门旁边”。

而第四位和第五位出庭证人分别是一名急救人员和年轻警员,他们也分别向陪审团回忆了案发当天的情形,与Lachlan Kirby的证言并没有太大出入。

在双方举证时,陪审团的15位陪审员,还分别拿到一张打印成15份的A4纸大小的照片,据称显示的是案发后林暋夫妇主卧的惨状。当庭法官Peter Johnson也提示他们,“希望看这些照片时,冷静对待,因为以后这样的物证还有很多。”( 马释然)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朝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长沙东大医院杨思娥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