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万法梵医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与金哲的初会

2020-01-13 14:1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法梵医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与金哲的初会

“老段呀,这次多亏小卫了,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绝不反悔!”

市长一家告辞,离开前,他信誓旦旦的保证。

尽管家宴最初的氛围并不融洽,但最后还是达成了协议。

“卫梵,有时间我会去京大找你玩!”

女孩挥手再见。

“小卫,你又一次成了我的恩人!”

段国臣使劲地拍了拍卫梵的肩膀,如果不是这场手术救了市长的儿子,想说服他,恐怕还要花费很多时间和代价,对五大豪门最佳的反击机会,恐怕都会失去。

“叔叔见外了!”

卫梵谦虚。

“你叫蓉蓉姐姐,叫我叔叔,这是什么意思?”

段国臣难得开起了玩笑。

“因为我年轻呀!”

李蓉白了老公一眼。

又喝了一会儿茶后,时间不早,段国臣安排人,开车送卫梵回学校。

晚上还有一节哲学课,卫梵懒得去上了,洗掉了脏衣服后,泡了一杯茶,坐在了客厅中,随手翻看着一本书,享受悠闲的阅读时光。

茶茶又跑去捉虫子了,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小萝莉有了收集昆虫标本的爱好,卧室里摆了不少瓶瓶罐罐。

砰!砰!

简短的敲门声响起,卫梵打开,便看到金哲亭亭而立。

“不介意我打扰一下吧?”

金哲浅笑,提了一下手中的便利袋。

“稀客,请进!”

卫梵让到一旁,对于这个有着‘一丝不苟’绰号的神武预备军二号人物,他很有好感。

冷静、睿智、还有两条大长腿,这就是金哲带给卫梵的印象标签。

“有杯子吗?”

金哲坐在了沙发上,把小吃一一拿了出来:“早就想找你喝酒了,可是你太忙,一直找不到人,刚才看到小茶茶跑到了花园里,我就赶紧过来了,没有影响到你吧?”

“求之不得!”

卫梵坐在了金哲对面,眼神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她的身上,或许是在寝室的缘故,她穿的很随意。

上身是一件圆领T恤衫,领口不小,能看到半个微露的白皙肩膀,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热裤,搭配着黑色的丝袜,将她的两条修长纤细的美腿,衬托的更加性感。

脚上带卡通图案的凉鞋,却又给冷艳风格的金哲,添上了一丝可爱的色彩。

没有其他女生的那种娇弱,金哲拿起威士忌酒瓶,直接蛮力拧开,接着倒进了杯子中。

“来,举杯!”

金哲落落大方,直视着卫梵的双眼:“你应该算是我和破军,来到这座城市后,结实的第一个朋友,嗯,如果你把我们当朋友的话!”

“这还用说?”

卫梵笑了:“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噹!

两只杯子一碰,琥珀色的酒水,在灯光下,晃出诱人的光晕。

卫梵以为只是喝一口,意思下而已,谁知道金哲竟然一饮而尽,让他不免有些咋舌。

“怎么了?”

金哲眨了眨眼睛,询问之意明显。

“没!”

卫梵喝光,总不能被女孩小瞧了。

“最近在忙什么?”

金哲打开了午餐肉罐头,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三下五除二的切成小块,随手扎了一块,递给卫梵。

“学习,做实验!”

卫梵摇头。

金哲也不客气,塞进了嘴巴中,红色的唇瓣,雪亮的刀刃,交相辉印,勾勒出一种奇异的魅力。

“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金哲把水果刀递给卫梵。

“刚开始就讨论这么缥缈的话题?”

卫梵调侃,没接,金哲却是微皱了一下眉头,探身,把水果刀塞到了他手里。

这动作,因为探身弯腰的缘故,让T恤衫自然下坠,领口边便打开,从卫梵的位置望过去,能看到金哲好大一片走光。

这个女生,竟然没穿内衣。

卫梵也是经验不足,刚才没注意到,现在再看,金哲的胸前,有很明显的凸点,胸部被衣服勾勒出的弧线,也相当的自然圆润。

以金哲的身高来说,这个乳~量,似乎就有些小了,但是对比其他女生,很有看头。

“缥缈?我们从来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一个生日!”

金哲露出了一抹苦笑,一口饮尽了杯中的威士忌:“对了,就连生日,也只是按照我们进入神武预备军那一天来算的,至于具体哪一天生的,我们没有一个知道!”

“对不起!”

卫梵喝酒,这话题太沉闷。

“不过现在了,至少这四年大学中,我们可以暂时享受一下自由的时光了!”

金哲很开心。

“暂时?”

卫梵疑惑。

“对呀,我们生是神武的人,死是神武的鬼!”

金哲耸了耸肩膀,看似神态轻松,可话里的含义却让人难受,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掌控,的确很悲哀。

“不能脱离吗?”

卫梵有些同情。

“除非给神武制药公司带来巨大的利益,否则免谈!”

金哲撇了撇嘴:“不过破军是大小姐的忠实拥趸,就算有机会,他应该也不会离开!”

“大小姐?”

卫梵想起了母亲失踪前留下的那份书信,其中特别提到要注意神武。

“一个很厉害的女孩,连天才这个称谓都不足以形容她,将来不出意外,会成为神武的掌舵人!”

金哲唏嘘,眼神中,划过了敬畏、崇拜、害怕,最后又统统定格为臣服,那是一种无力反抗的认命。

“破军最近怎么样?”

看到金哲不想多谈大小姐的事情,卫梵也就转移了话题,免得太过迫切,暴露了自己。

“他呀,忙着交朋友咯,听说有个大三的学姐倒追他,他也有意思!”

金哲忍俊不禁,破军那个木头,竟然也有女生喜欢。

“你们……”

卫梵愕然,他一直以为这两个人是一对。

“我们是战友,是手足,是兄弟,唯独不是情侣!”

金哲解释。

“这……”

卫梵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神越过金哲的胸~部,又滑向了她的双腿,别说金哲毫不逊色于京大五大美女的容貌,就是一这双美腿,就足够任何男人把玩上一年了,王破军脑子有坑呀,都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

金哲注意到了卫梵的视线,并没有羞涩,反而大气的脱掉了拖鞋,把双腿并拢,伸到了卫梵面前。

卫梵愣了一下,跟着就闹了一个大红脸,扭开了头。

金哲的黑丝并不厚,细腻的皮肤在丝质的衬托下,隐约可见肉色,五根脚趾微动,能看到涂了紫色的指甲油。

“呵呵!”

金哲收脚,满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得意。

“喝酒!”

卫梵很不好意思。

“干杯!”

清脆的碰杯声,回荡在客厅中,金哲看着害羞的卫梵,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她这番举动,是故意的,因为一些小暧昧,可以消除男女之间的隔阂,迅速增进双方的关系。

“不过这小子也太单纯了!”

金哲撇嘴,在生存环境恶劣残酷的神武预备军中长大,她见过太多的人性丑恶,卫梵这种小绵羊,肯定被吃得渣都不剩。

要是换成其他男人,肯定早趁机动手动脚了。

作为智囊,金哲对自己有着深刻的认识,这双美腿,就是她最大的武器。

闲谈的话题,凉爽的夜风,还有轻柔的语调,让客厅中的氛围极好,金哲有些微醺了,双手张开,搭在了沙发上。

啊!

一声刺耳的尖喊,突然断了夜莺的鸣叫,从窗外传来。

卫梵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窗前,扫了一眼,抬腿就跳了下去。

金哲也下意识的起身,可是脚步有些踉跄,以至于膝盖都撞到了茶几上。

砰!

嘶!

金哲疼的倒抽凉气。

“该死,我怎么喝多了?”

金哲揉着额头,跌回到沙发上,有些郁闷,今天晚上,她只是打算试探一下卫梵,顺便拉近下关系,看一看有没有机会让他做王破军的医助,谁知道说着说着,就失去了控制。

“幸亏卫梵没有坏心!”

金哲走到窗前,有些明白自己失态的原因了,从小到大,为了不被淘汰,她们一直都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的活着,哪怕是朋友,都不敢相信。

考上了京大后,王破军一行,总算可以喘口气了,而今天,金哲喝了酒,再加上卫梵人畜无害,话题投机,相谈甚欢,一时不察,她就卸掉了心理上的防线。

“或许,我也在期待着一场初恋?”

金哲呢喃着,跳出了窗口,循着卫梵的背影追了上去。

“怎么了?”

借着朦胧的月光,卫梵看到了陆雪诺,正站在胡桃公寓附近的小树林中,脸色苍白。

“人!死人!”

陆雪诺声音颤抖,指着十点钟方向。

“什么?”

卫梵一惊,扭头便看到一具人体,挂在那里,在婆娑的深夜树影下,随着夜风晃荡,说不出的诡异和可怕。

“海明威?”

虽然只是在公寓聚餐的时候,见过一面,可卫梵还是认出了这个被吊死的男生,就是和维多利亚同一期的西国男。

“要不要把他放下来?”

陆雪诺提议。

“还是不要了,万一破坏掉现场就不妙了!”

“怎么回事?谁干的?”

“会不会是自杀?”

因为陆雪诺的尖叫,公寓中还在的学生被惊动,都出来了。

“你身为灭疫士,还会怕死人?”

明朝无语,长孙秋田则是沉默地观察四周,皇甫胤祥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兴致缺缺。

“我……我……”

陆雪诺眼圈微红。(未完待续。)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医生
成都银康医院的具体地址
北海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洛阳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桂林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