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邪能复兴 第5章 女生寝室楼下

2019-09-13 20:1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能复兴 第5章 女生寝室楼下

卢克再次看到勒内时,是在自己的寝室。这位和自己一样在灰鹊林中幸存下来的少年出身自耕农家庭,受过良好的剑斗训练,当初亚摩斯逼迫试炼小队就范,只有他能做出有效反抗,当然下场是脑袋开瓢。

寝室本来可住四人,其中两人被亡灵法阵杀死,余者只有卢克和勒内。

勒内没有卢克那样幸运,享受到神殿卷轴的治疗,不过他也没卢克伤的那么重,当时只是昏迷,所以昨天就能行动了,而卢克还躺在床上哼哼。

两人都错过了试炼归来的开学典礼,不过勒内这两天出去,基本把情况了解个大概,开学典礼上校长和各院长表彰了在新生试炼中表现出众的队伍,并颁发了奖励,卢克所在的小队没有被提及,包括新生的死伤和亡灵,所有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

“不,他们不能白死,”卢克手臂上的夹板和绷带已经拆掉,他拔出墙上的佩剑转了两圈,“亚摩斯死了,但他只是帮凶,我要找到那个黑袍人,把他送上佩雷拉达的绞刑架。”

勒内坐到他的床上,用手捂住脸用力搓了几下:“可是你势单力孤。”

“我需要你的帮助,”卢克觉得勒内不会和自己一起去找黑袍人,灰鹊林的事故已经让他心有余悸,不过他和当时救援队里的一名法师有所来往,应该能尝试借助奥术的力量,“那个塑能系的学姐,叫什么来着……”

“你是说艾玛,”勒内联系到卢克这两天研究骷髅硬币的举动,大概知道室友想要干什么了,“你想找她帮忙?”

“对,让她鉴定一下这枚硬币。”

艾玛就是那个给霍莉打下手的羊角辫同学,身材微胖,脸上有雀斑,当时救助了勒内,这两天时常带着少年在学院里晃悠,一叫就出来,听说是勒内的室友需要帮忙,显得非常热心。

三个人在校门口的飞鸟酒吧碰头,找了个阴暗不为人知的角落。

卢克掏出硬币:“就是这个。”

艾玛捡起硬币左右翻看良久,再翻阅随身携带的书籍资料,对比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后面的一页纸上发现了类似的图案:“是十年前的冷杉之战时期,统治王国南部的叛军通用的铸币,主要金属是铜,据说这个和亡灵有一定关系。”

果然是亡灵,卢克把之前林间与副院长的谈话和艾玛说了一遍,她对战士学院的领导毫无惧意,但提起霍莉反而有些紧张,不过毕竟是同学,很容易在这些事情上形成统一战线,少女捏紧拳头捶了一下灰木桌:“卢克我支持你,就算我们找不到猎人来追踪黑袍人的下落,但奥术无所不能,我可以尝试一下从硬币上想办法。”

艾玛要施展一个类预言法术,作用是通过某件东西找到主人的大概位置。

这个法术写在三年级的课本里,但是可以现学,不过艾玛二年级的法力不够,不能凭空施展,需要借助法阵,几个人立即动手,移开灰木桌上的烛台和锡盘,涂画起来。

实际上操作的只是艾玛一人,她攥了一把黑苔粉末,让它在手心下侧均匀漏出,随着手臂的移动,一个三寸大小的五芒星出现在桌面上,羊角辫擦了把汗:“呼,可以了,把硬币放到五芒星正中。”

卢克把硬币放上去。

艾玛先把咒语在心中默念几遍,确认断句和音调无误后,一气呵成,念了出来。

白天酒吧里没什么人,否则还真可能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

一阵烟雾从黑苔勾勒的线条上涌出,漂浮在法阵上方,奇怪的是却不再往上扩散,而是牢牢停在了那个位置,开始变换形状,卢克仔细朝黑烟看去,发现它正在组建出某种物体,他想靠近再看仔细点,却被艾玛拦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黑烟中人影绰绰,似乎在快速走动,他们在某个建筑里面,有着整齐的瓦片,采光良好的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办公桌和堆叠整齐的文件书籍,卢克心中已经开始疑惑,这地方似乎有点眼熟。

艾玛的神情已经从开始的不解转为震惊,她似乎认出了这是哪里。

黑烟翻滚,奥术在艾玛驱动法阵的作用下再次发威,镜头开始拉近放大,而窗口下方建筑入口的标志也清晰可见,有个人身披黑袍,就站在窗前,面容模糊。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就能看到他的真容!

卢克瞪大了眼睛,可当艾玛再次试图让黑烟展现更多东西时,黑袍身影猛然抬头。

那瞬间没人能看清他的脸,唯有一双金色的瞳仁发出刀刃般的精光看了过来,仿佛直接能穿过黑雾,跨越时空,直面在躲在酒吧中窥探的众人。

“啊呀!”艾玛大叫一声,仰面后倒。

黑雾彭地一声炸散空中,连同法阵一起消失不见。

勒内连忙扶起艾玛,后者受到了黑袍人的精神冲击,鼻血微流,好在没有大碍,羊角辫抓紧勒内的袖子,浑身发抖:“没错,他真的进入学院了,那地方我认识,就在教务处!”

卢克当时就要往教务处跑,但勒内和艾玛一起拉住了他,说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就是十个你过去也是凶多吉少,要多想想办法啊,学院暂时指望不上,难道就没有别人能指望了吗。

对,这一下点醒了卢克,黑袍人是搞亡灵魔法的,而亡灵和炽光神殿是死敌,整个塞克特王国,神殿力量几乎无处不在,找他们还不行吗……不过他又想到自己被那个叫光脑的邪能玩意附身了,万一跑到神殿求援,被人看了出来,那岂不是自投罗。

慢着,还有个人可以找,那就是佐薇,灰鹊林里面要不是她及时出现,自己恐怕已经成了尸体,而且学姐好心,打完后捡了枚戒指给他……还有吊戒指的系发绳,想到这里卢克不由摸了摸脖子上当成挂坠的黑水晶戒指。

佐薇提起过她的寝室楼位置,现在找上门去,告诉她发现了黑袍人的下落,她一定会帮忙的。

卢克安抚了勒内和艾玛,捡回骷髅硬币收好:“放心吧,我去找佐薇,占用了你们的时间,真是抱歉。”

艾玛连忙笑说不用,都是应该的。

告别勒内和艾玛,卢克在二年级女生宿舍门口遇到了佐薇和她的室友。

“咦?”佐薇一眼看到了卢克,冲卢克挥了挥手,“你怎么跑到女生寝室楼这边来了,莫非是看中了哪家小姑娘~”

佐薇穿着二年级的制式皮甲,背上还是那柄秘银十字剑,眯眼笑着。她身旁是个美艳少女,高鼻梁,柳叶眉,桃花瓣状的大眼与高挑的身材使她如此引人注目。

“来找你呢学姐。”卢克撇了撇嘴。

“真是荣幸,”佐薇拍了拍胸口,摆出严肃的表情,“有事吗。”

“我发现了黑袍人的东西,”卢克掏出硬币给佐薇看,同时告诉她在哪里找到的,和勒内还有艾玛施展了个法术,最后魔法展示,黑袍人已经在学院的教务处,但对方似乎有所察觉,所以法术被中断了,“你能一起去看看吗,我怕一个人搞不定。”

佐薇正打算答应,身旁的少女却翻了个白眼,侧身插进两人之间,伸出纤纤玉指点在卢克胸口:“你就是卢克,昨天帮过佐薇的那个新生?嗯。你点头了,看来你还有有胆子承认的。你不是真以为帮她拖住一小会儿尸化战士,就是让她欠了你天大的情?”

“凯伦。”佐薇轻声喊道。

“淑女不可以打断别人说话,”凯伦阻止了佐薇发言,“卢克,请问你贵姓。”

“杜兰德。”

“很好,卢克·杜兰德。据我所知,老杜兰德男爵已经离世已久,那么爵位必然是由长子继承吧。”

卢克点头:“现任男爵正是兄长。”

“那就对了。你的家族长期欠债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前几年似乎在白槭男爵领的河畔有座磨坊出售,就是杜兰德家族的,请问你们现在还剩下什么呢?家族宅邸?”凯伦咄咄逼人,“男爵领已经名存实亡了,卢克,想必凑出供你到学院上学的钱也颇为不易吧。”

卢克涨红了脸,他发现有人开始注意这边,并指指点点,毕竟凯伦这样级数的美人和男生说上这么久是件罕见的事情。

“也许你觉得我冒犯了你,同学,”凯伦抬起精致的下巴,“你可以到佩雷拉达城的伯爵府申诉,我想我的书记官会很客气地接待你。”

“凯伦,”佐薇再次试图阻止,“就不能好好谈。”

“我只是陈述事实,”凯伦看向佐薇的神色温和而肃穆,“你被炽光之神的仁慈信条影响太深,你所见到的世间事态太少了。虽然我们只做了几天室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帮你做出一点改变——真希望你的心能像你的剑一样坚强。”

可是我的心很坚强呀。佐薇刚想反驳,凯伦又在一边教训起卢克来。

“恕我直言,如果不是进入了佩雷拉达学院,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凯伦试图把每个字敲进卢克头脑,“当然,即使进了学院也基本没有可能,但是你看到佐薇了没,因为她,我现在才会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话。”

“我是佐薇的朋友。(我和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卢克回答。

“醒醒吧,她是天武士的嫡传!让一个三阶圣武士出动,你知道要向神殿支付多少枚金币?”凯伦掰了几下手指,大概是心算一下,挑了挑眉毛,“哼,告诉你你也没概念,今年的冬季,男爵府会收到两篷车的救济粮,而你,别再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麻烦我的室友,怎么样?”

佐薇还没回味过来这话的意思,卢克却笑了,他绕开凯伦,径直走向来时的路:“真是多谢你的提醒,但那天是佐薇救了我,没有她,我也不会从试炼中生还。”

说罢卢克已经走开十数米。

“你还没给我答复呢,卢克·杜兰德。”凯伦说。

“那就多谢你的粮食了。”

凯伦得逞似地点头,她看向佐薇。后者也怔怔看着她,思索了一会,转向卢克喊道:“卢克你不要我一起去了吗?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哦~”

“好的佐薇。”

凯伦轻蔑地扬起嘴角,拉起佐薇一把拽走。

脑梗前期都有哪些症状
容易腹胀什么原因
哪些原因会引起腹胀
晚间心绞痛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