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土地数据家底失真民革进言规划立法

2019-08-17 21:1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文雅

  於忠祥的一个身份是土地管理学教授,另一个身份则是民主党派的党员。2008年两会期间,他以民革党员身份牵头撰写的提案 《关于修编我国第三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若干建议》,以民革中央集体提案的形式递交给了全国政协提案组。

  这份提案的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建议充分利用定于2009年7月完成的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的成果,调整我国第三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的基期年和时间跨度,从2005年—2020年调整到2010年—2015年,以后每五年修编一次;二是突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权威性,建议在第三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之前,先出台《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法》。

  於忠祥是去年12月份得知自己的提案成为集体提案的。“我是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委员会每年8月开会,委员们携带自己采写的提案递交给大会交流,然后遴选出一部分具有代表性的作为集体提案,第二年两会期间提交到全国政协。”

  民革中央调研三处处长蔡永飞透露:“於教授的提案经过经济科教文卫委员会讨论,认为其经过实地考察和深入调查研究,因此提交给调研工作会议再次讨论,建议作为民革提案提交给全国政协。之后,主席办公室也讨论同意了这一建议。”

  负责该提案文字的调研三处工作人员李琳也表示:“负责参政议政的领导非常重视这个提案。现在大家普遍关心土地规划问题,我们民革中央也经常在各地调研,虽然当地领导都说得很好,但於教授的提案确实能够反映很多现实问题。”

  “规划规划,不如领导一句话”

  “人口、土地、环境这三大块,就数土地难管。”於忠祥说,“计划生育是政府管个人,环境是政府管企业,土地呢,则是部门管政府,而且这个部门还归政府管。”

  目前,我国第三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方案正在制定中。这项2004年启动前期工作,2005年由国务院办公厅下文正式开展的工作,在2006年9月6日国务院第149次常务会议审议时未获通过,当时的耕地保护目标是到2010年保住18亿亩,2020年保住17.4亿亩,但温总理指示,18亿亩耕地红线的目标至少要保到2020年。而从1997年至2005年,我国耕地面积由1. 007亿公顷减至1.2207亿公顷,10年间减少了0.08亿公顷,“相当于减少了1个半的安徽全省耕地面积。”

  “我国第二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从1997年到2010年。现在每年度制订用地计划,但已经不能够适应各地区发展的需要,土地根本不够用。”

  经常跑到基层做调研,於忠祥对各地土地管理当中存在的问题了如指掌。比如土地数据的更新问题,从土地规划的角度看,应该每年更新一次。但由于缺乏应有的重视,实际上已有多年没有更新,虽然有关部门每年公报年度变更调查数据,但不少数据都是地方政府根据自己的需要虚报上来的,并不真实。如安徽省的城市面积,1996年《规划》是6.12万公顷,变更调查数据是4. 万公顷。而且1996年—1999年,城市面积上下波动,无规可循。

  “在我国土地数据家底失真的背景下,启动新一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显然是基础不牢,即使规划编制得再好,也只是空中楼阁。”於忠祥在提案中敲响了警钟。

  於忠祥还发现,虽然第二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提出了耕地总量动态平衡目标,但一些地方政府在制定本地区规划时,随意突破规划的现象比比皆是,或随意扩大建设用地规模,占用耕地甚至基本农田;或调整用地布局,规避占用基本农田;或设法在其他地类上“挖潜”,进行地类置换,为增加建设用地指标预留空间。

  “有些地方工业立县,大量占用耕地,远远超过计划。占用了以后围着不敢动,大片的地荒着,就等着通过规划审批。”於忠祥举例说,某城市现有城区面积200平方公里,却规划在不到20年时间内把主城区用地面积扩大到110 平方公里;一个山区县城在规划中明确要在“十一五”期末将县城面积由现有的 .5平方公里扩建到 0平方公里,并将县城周边肥沃的盆地弃耕,圈起围墙。

  “这样的规划严重违背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实施这样的规划所占土地必然是违法占地。”於忠祥痛心地说,“地方政府要求修编规划的愿望也十分迫切,但其目的就是通过新一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将已经违法占有的土地合法化。因为新一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其基础是当前的土地利用现状,在此基础上编制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一旦通过审批,意味着此前的所有用地都符合规划,视为合法。”

  “规划规划,不如领导一句话。”於忠祥引用规划业内的一句玩笑话来表达他的无奈。於说,一些基层政府的主管领导甚至不知道自己管辖的城镇是有规划的。而突破规划的伎俩也很多,典型的一种做法,在规划上把要占用的基本农田改成耕地,规划报省政府审批,这样就规避了报国务院批准建设占用基本农田的手续。於忠祥说,2002年出台的11号文件出台之前被认为是治本之策,结果导致很多地方突击用地,现在要关注类似事件发生。

  於忠祥坦陈:“政协针对土地的提案不多,专业门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和政协委员的组成有关系。一般国土部门出身的政协委员反而不一定会去触及这方面的提案。”

  官方表态

  在 月14日两会期间召开的发布会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 小苏就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问题回答提问时,承认有的地方想通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修编,达到“耕地面积减少一点”、“基本农田建设保护里减少一点”、“努力增加建设用地”的目标。他还表示:“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已经进行了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的修编,打算在月底左右及时地上报国务院审批。同时,在严格规范和要求的基础上,要加快各省规划修编。”

  关于规划立法问题,国土资源部一位相关人士表示:“民主党派集体提案,部里会非常重视的。”他此外表示,规划立法呼声较高,但出台还有个过程。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国务院审批,本身具有法律效力,这点在《土地管理法》当中是明确的。“立法要涉及国务院法制办,他们有专门的法制建设规划,不是说有需要就可以马上立个法。”

  关键词: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宝宝上火眼屎多怎么办
孩子脸色发黄
分享到: